Aug 5, 2011

床事

只能回憶的萬歲寢

煙斗仔的睡姿非常驚人。剛出生的時候是萬歲寢,三、四個月大時變成大字型,回到日本後開始獨佔嬰兒床,身邊沒了障礙物(=我),睡姿因此更趨豪放。每天入睡與起床的角度、方位、姿勢永遠不同不說,從A點到B點還絕對不是只有滾動一次的結果。於是每回聽聞她在床上翻滾時發出的聲響,煙斗和我就會忍不住相視而笑,然後暗暗慶幸,還好我們不必和她同床。

下個星期要回台灣了,今天早上一邊吃飯,煙斗一邊若有所思,最後終於開口:「回嘉義時我們要睡哪個房間?」

好問題。

家裡的三間臥房都不適合擺放嬰兒床,之前煙斗仔躺著的時候居多,和我們一起睡大床當然不成問題,不過現在她可是自由人了,難像過去那麼好打發。幸好這個問題我和老爸老媽也已商量過,最後的決議是睡只鋪床墊,沒有臥床的和室房,一方面空間較大,一方面也不必擔心摔下床。

沒想到煙斗聞言後表情驟變,非常緊張地追加了一句──

「和室房有獸欄嗎?」

……

是有那麼怕睡覺時被猛獸襲擊就對了?我叫我爸去搬幾個拒馬保護你好了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