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4, 2011

奶有旦夕禍福 II

 
傳說中的草莓牛奶現身


母奶之路走了七個月,原本以為接下來可以奶路順風,沒有想到「奶有旦夕禍福」(第一集)的續集竟然挑在此時上演。

從上上星期開始,我的奶量暴減。先是每回擠奶時間被迫加長,接著即使拉長時間也無奶湧現,而且每日減少量高達三位數之多,逼得我不得不拉開冷凍櫃,請出跨海而來的母乳冰棒救援。

然而冰棒有盡時,未免煙斗仔提前斷糧,我一邊靠著舊奶苦撐,一邊也得尋找症頭。苦思多時之後,歸納出兩個可能:第一是前陣子頸肩痠疼,每次擠達所需量就匆匆停手,沒有嚴守擠奶基本時數,導致乳房跟著一起偷懶。第二則或與水分攝取不足有關,再加上東京近日炎熱,水都化汗而出了,難怪無乳可泌。

為了亡「奶」補牢,我著手修正生活習慣。首先強迫自己每天至少得喝下2500~3000 ml的水量,以確保母乳源頭不致匱乏。這點說來容易,但行來困難,尤其是在輻射物質證實過奶的新聞傳出後,喝水已不再是轉開淨水器便能解決的任務,現在還得靠著定期購、扛礦泉水回家才能達成目標,所以怠於飲水真的不能完全怪我。

其次則是修改擠餵方式。原本固定一天擠奶三次(6,18,24),搭配瓶餵三次(8,16,20)、親餵一次(12),現在改成瓶餵兩次(8,20)、親餵兩次(12,16),清晨和夜間擠奶照舊,每次親餵完再加做排空。期間當然不是沒有想要偷懶的念頭,畢竟擠奶的麻煩無須贅言,但是只要一想到「斷糧」兩字,我還是會咬緊牙關乖乖拎著水杯到廚房,或拿喇叭罩找貝瑞克報到。

還好皇天不負苦心人,黃乳也不負苦行人,死命拼搏一週,似將乾涸的母乳噴泉終於起死回生。當我再度與熟悉的刻度重逢時,感動得幾乎落淚,不過一想到眼淚的成分也是水,淚腺立刻止步,非常時刻,還是不要輕易浪費資源。

奶有旦夕禍福的續集再度讓我體認到未雨綢繆的重要,同時也教會我,斷糧驚魂記可不是來過一遭就終生免疫。此外,除了乖乖積集擠計之外,冷凍庫中的儲糧也必須定期更新,否則奶到用時已經恨少,如果還發現裡頭混雜著過期老「冰」,那種絕望之情真是筆墨難盡。

身為一頭日日上工、例假無休的乳牛,我現在只有一個非常卑微的心願,那就是希望在煙斗仔自然離乳之前,我的全母乳之路都不必再經歷奶有旦夕禍福的考驗。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