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7, 2011

入籍五週年之神奇的遺傳子

既然煙斗嚴禁我刊載煙斗仔正面照,那只好犧牲他了
今天是日本的七夕,也是煙斗和我入籍五週年的日子(真相),為了慶祝這一天,順便為自煙斗仔出生後,幾乎徹底從本blog絕跡的煙斗平反,我雖然昏昏欲睡,也還是要硬擠一篇日記留念。

那麼,就來說說不可思議的遺傳子好了。

自從回到東京以後,每一次抬頭看見煙斗,再轉頭看看煙斗仔,我心中對遺傳子的敬意就會多添幾分。原因很簡單,除了性別有異、大小有別之外,煙斗和煙斗仔根本就是正版與復刻版。所以,「小孩長得像誰?」在吾厝是個很少被提起的問題,因為凡是看過煙斗仔本尊者,沒有人會懷疑我的貞潔。不少友人甚至劈頭第一句話,就是「孩子不能偷生」,因為煙斗仔的存在證明了,除非母親的基因夠強大,否則護士抱來眼前的肯定就是「『精』主」的分身。

長相相似不希奇,驚人的是煙斗和煙斗仔有許多內在特質也宛如複製,譬如身體的柔軟度就是其一。

過去我曾多次撰文讚嘆煙斗不受體積影響的柔軟度(真相),但我沒想到原來柔軟度也會遺傳,煙斗有事沒事就要來一下的坐式平趴,他零歲的女兒行來也完全不費工夫。第一次見狀時我嚇得半死,以為娃兒哪根筋不對勁。直到一而再、再而三,驚嚇重複累積,我才終於恍然,她沒有不對勁,只是忠於基因召喚,而這基因的玄妙之處,我這硬骨人恐怕永遠無法明白。

除了柔軟度,煙斗和煙斗仔的共通性還表現在許多身體的小動作上。

以前我一直以為,一家人之所以會出現非常神似的舉動,乃是因為經年累月的生活習慣薰染。但煙斗仔問世後,這個觀念已經徹底推翻。我現在強烈懷疑,家族間許多慣性的動作根本來自先天遺傳。否則煙斗仔明明跟她老爸同一屋簷的時間沒有多長,平日相伴也不過清晨兩個小時(喔,這當然是還沒扣掉他去刷牙洗臉拉屎更衣喝果汁還有偷玩iPhone的時間長度),怎麼動不動就可以擺出和煙斗一樣的慣性側躺。還有老爸動輒要讓手腳千里相逢緊握一塊的異習,小女娃竟然也可以全數比照辦理!

而在上述特徵之外,如果我還能加註美容院小姐的證言,那她持剪向娃時噗哧失笑的那句「天啊!你女兒頭髮的髮流怎麼跟妳老公一模一樣!」應該也能為煙斗和煙斗仔的相似條目再添一筆。

都說女兒是父親前世的戀人,這點到了吾厝我想必須修正,畢竟就算前世,戀人也不會神似至此,我覺得還不如說他們前世是對孿生子比較貼切。

入籍五週年,夾在煙斗和煙斗仔中間,除了讚嘆遺傳子的力量之外,我也想對煙斗說:「靠我根本就被你借腹生女了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ね。」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