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6, 2011

偷呆デビュー

帽子是奶奶手編,還好沒有要我編不然我就要哭了XDDD

昨天是煙斗仔第一次踏入偷呆。更正確的說,是我們一家三口第一次一起進入偷呆。不過這次既非為了踏青,也不是為襲染學術風氣而來,領取賤婢我本人閒置已久的學生證,才是此行目的。

其實不過是領個證件而已,好像沒必要搞到全員出動這麼誇張,何況我連電影院都敢闖,殺入校園理應不難。但麻煩就麻煩在我本人心魔難克,平常再怎麼碎嘴,面對象牙塔時總還帶有幾分敬畏。要我抱個孩子進學堂辦正事,硬著頭皮也許做得下手,但接下來十年我恐怕會在心底譴責自己的不敬業與不專業。未免內傷導致產後憂鬱,一張四月初就該入手的學生證,我硬是拖到了暑假前夕才取件,為的就是要等煙斗早上有空同行,以便在我入室領證的幾分鐘內代管猛獸。

出發前猶豫半天,最後祭出背帶伺候,理由是通學路上困難重重,既有裂磚道,又有砂石區,最後還得翻過一個好漢坡,這時人肉公車肯定會比嬰兒推車好用。不過一踏出家門我就後悔了,因為「真夏日」可不是鬧著玩的,九點不到溫度已高,我們還這麼胸背相貼,簡直無異於熱天抱火爐、蓋厚被。

熱歸熱,有些路一旦走了就不能回頭。搭了車、繞了池、翻了坡,終於踏入睽違已久的偷呆。一年未見,除了池之端入門不遠處的荒草區填平鋪磚,還有本來就不亮的所辦又因節電更陰暗外,校園內部倒是改變無多。

把煙斗仔交給煙斗後,我進辦公室領取證件。原本以為這種延宕領證的行為罪大惡極,但親眼目睹辦事員在滿滿兩盒證件中翻來覆去,好不容易才從裡頭找到我的之後,我就知道這一切根本就是我想太多。那兩盒證件加起來沒百也有幾十,是怎樣?這年頭大家都不怎麼稀罕學生證就是了?

難得來一趟,照理說應該讓煙斗仔去拍個攻占赤門或安田講堂的紀念照。遺憾的是天氣實在太熱,熱到煙斗和我一刻也不想多留,任務達成之後就匆匆奔向公車站,直到踏入冷氣車廂才鬆了一口氣。

匆匆開始,匆匆結束,汗水淋漓,高溫如爐,這就是煙斗仔一點都沒デビュー氣勢的偷呆デビュー。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