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1, 2011

Turn around:6M


煙斗仔滿六個月,本月最大的肉體進展有三:

第一, U形人

不知道是不是費雪健身器玩過頭的影響,煙斗仔的腹肌與背肌異常有力,三不五時就可見她模仿仰臥起坐,把自己搞成U形人狀。在台灣時,前述把戲她只偶爾上演娛樂自家人,回到東京之後,這不但成為她晨昏定省的日課,就連外出參加集團健檢都沒忘記露一手,讓小兒科醫生與衛教師當場傻眼,頻頻驚呼「這嬰兒好猛」。

第二, 轉圈圈。

五月初,尚未領悟爬行之道的煙斗仔,每天最大樂趣是撐起上半身,以移動雙臂的方式調整方向,待就定位後再趴臥地面抬高肥臀,接著就如毛毛蟲般蜷身前進。整個過程醜到令旁觀者難掩笑意,頻發的噗哧聲卻絲毫無損當事人的活動意欲。而在數度見證她超越地毯邊界的情景之後,我想,買個柵欄來隔離危險區域(或者猛獸)的日子,恐怕已經不遠了。

活體Orz
到了五月下旬,煙斗仔已經無法繼續滿足於只有上身離地的姿勢,所以她開始頻頻使勁,試圖讓胖肚也能抗拒地心引力。由於我個人離開嬰兒時期太久,並不清楚此一行徑所需的HP值多寡,但從她實踐時我耳膜受傷的程度判斷,這大概不是甚麼簡單任務。值得慶幸的是,她終於在上個禮拜達成把自己搞成「Orz」形的目標,弓身時間還有逐漸加長的趨勢。為她喝采之餘,我也鬆了一口氣,從此應該不必再面臨驚聲轟炸的壓力。

第三, 發聲練習。

話音多增是本月另一個特點。前兩個月她發出的聲音比較固定,怎麼嚷都不脫吱吱啊啊咩咩之流。但這個月開始,她喉嚨裡就像安了一台音響,音聲多變又響亮,再搭配漸形豐富的表情變化,嗚嗚啊啊的簡直像演講,讓我深深覺得,我應該送她去公園並且幫她準備一個肥皂箱。

除了生理上的進展,煙斗仔也在這個月經歷許多環境上的變化。歸國當然是第一項,第二項則是她開始擁有自己的小床。原本我以為,煙斗仔必須花上一段時間才能適應沒有媽媽並肩入睡的日子,後來證明這完全是我高估自己價值的妄想,因為當事人不但對獨眠一事毫無反抗,還相當熱愛個人專用床,翻滾幾圈後,免哄免陪就進入夢鄉,清晨醒來時還呵呵呵呵笑得我以為床上灑了大麻。看著她未經任何掙扎便完成獨床任務,我放心之餘也不免困惑,該不會過去五個月來,她其實一直都在嫌我同床佔位吧?

第三項則是生活作息的調整。大概是東京天氣比較涼爽,在台灣時不太穩定的晨睡與午睡時間於返日後雙雙拉長,夜晚則延續之前九點入睡八點起床的習慣。現在每天我固定與她博鬥四個回合,前三個回合以四小時為單位,內容包括換尿布、餵奶、活動(或外出)、睡覺,第三回合多加洗澡一項,第四回合餵完奶後稍做休息就移師小床,只要沒有惡夢驚擾,通常入睡之後就會一覺到天亮。

6M前夕,我想起Volta說過的話,「每天幫孩子換尿布餵奶時,總覺得日子過得奇慢,但是一回頭,才發現時間消逝得飛快。」我以為這段話精準地道出了育兒生活奇異的時間感,就像我心裡面總還默默覺得,娩出小人不過就是沒多久前的事,半歲卻已在眼前。

煙斗仔六個月,幫她拍拍手之餘,我也要偷偷留兩個掌聲給自己,因為,這意味著我的聚乳生涯*也走了六個月了。

[1]全母奶歷邁向五個月又兩周,哎我好想打電話去分享給那個當初預言我奶那麼少,出月子中心後一個月內一定會斷奶的小護士知道啊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