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0, 2011

掰掰,小瓜呆

小瓜呆脆笛酥曾經是我最愛的本土零食之一。

我熱愛的吃法不是整根入口嚼食,而是要鋪張報紙在身上,然後從外圍脆皮開始層層往裡啃去;先吃掉比較味淡的餅皮,最後在甜膩的巧克力夾心裡體會先苦後甘的樂趣。這種犯賤的吃法費時耗力,還可能在過程中掉餅落屑招惹螞蟻(以及爸媽的怒氣),但我長年以來樂此不疲。

儘管海洋彼岸與國內市場不乏相似商品,但均不足以動搖我對它的忠誠支持。每年回臺要嗑零嘴,卡洛里清單上必定為小瓜呆保留位置。直到最近,我才發現我的深情已經遠遠追不上激變的市場行情。

昨秋返台待產,我興奮地殺入商店想與小瓜呆再續前緣,拿取的動作卻在瞄到定價牌上37元的字樣瞬間凍結。37元?有沒有搞錯?左看右看翻來覆去,都不覺得它的包裝尺寸有成長之勢,裡頭沒有夾帶贈品,更不見集點抽汽車的附加利益,那為什麼我必須付出超出記憶價格2倍的金額,才能在口齒間重溫童年回憶?

由於太過震驚與困惑,小瓜呆最後沒有落入我的購物籃中,一直拖到了上星期閒逛大賣場,我才以似乎比較合理的價格購入大包裝。只是回家拆封後又是一驚,因為記憶裡層層捲裹的脆笛酥,竟然先我一步瘦身成功。

當然它的外型還是纖長笛狀沒錯,味道也甜蜜如昔,但就是薄了好多。咬起來的聲音遠比從前清脆,似乎更名副其實了,卻也正因它一咬即碎,致使我無法複習過去細啃慢拆的零食午後。

脆笛酥變貴了、也變瘦了,改變的背後潛藏著食糧市場的競價陰影;麵粉奶油的高價侵逼,讓我必須付出更高的代價,才能抓住那根本已經不復完整的舊時趣。如今吃食時不但開心不起來,甚至還有幾分掃興。

一邊吃,我一邊在心底生惑,假如瑪德蓮小蛋糕要價兩倍、尺寸縮水,不知普魯士特是否還會想念?假如答案肯定,那麼追憶對象恐怕不只年華,金元也該併入逝水行列。

嗑完一包,拍拍餅屑,我想,該是從小瓜呆畢業的時候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