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 2011

愛的代價

和煙斗結婚幾年下來,我心中一直有個遺憾,那就是當初進行結婚登記時,由於駐日辦事處櫃臺大嬸不斷出言干擾指導,「啊你就讓他跟你姓不會喔」,導致當時只想迅速完成手續交差的我一時失手,自此埋下禍根──在日本我並不與他同姓,但一旦進入我中華民國領土,他就得叛祖逆宗,披上胖皮變身胖淳。

煙斗本人對此怨言無多,但外來的後患並沒因此放過肇事者我。

去銀行時,親切有禮的美女櫃員會對著證件佯裝鎮定三分鐘,最後按捺不住好奇,在遞過存摺的同時發問,「現在還有人入贅喔?」

去郵局幫女兒開戶,花了五分鐘解釋為何家長之一無法提交證件,最後只換得窗口阿伯噗哧一笑,「你看人家外國人不懂事就騙他冠妻姓呵!」

就連幫煙斗仔申請出生證明也多了一道手續。別人只交雙方身分證件正影本就能搞定,我們還得先跑一趟戶政事務所申請戶籍謄本,才能憑上頭的超長備註證明,胖淳不折不扣就是煙斗本人。


而更經典的則莫過於去年秋天,吾鄉市政府寄來一封卡片,邀請煙斗參加外籍配偶聯歡園遊會。活動用意雖好,偏偏邀請卡出了包,因為粉色信封上面標著「胖淳女士」,讓我們不知該不該投書市政信箱,提醒相關人員在為外籍配偶謀福利之前,首先要重新檢討對外籍配偶的刻板印象。

「誰叫你當初那麼笨!」面對我媽的指責,我無言否認,只能說,這大概就是愛的代價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