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2, 2011

腎姐來訪

看看腎姐是多麼地母愛洋溢啊!!
上週最重要的一件大事,莫過於腎姐來訪。

話說受到日本震災影響,為了即時傳達訊息,腎姐也跟著進入瘋狂加班狀態。我原以為這次碰面可能得因而取消,想不到腎姐百忙之中依然堅守承諾,星期六下午就以背包客的姿態現身我家門口。

睽違半年再會腎姐,腎姐已經完全回復眼鏡素顏狀態,除了語言能力和防災包外,四年東京生活的餘影漸淡。對此,我只能默默希望駐地特派任務可以早日降臨腎姐肩頭,讓她有機會重溫,並且再度濡染那座城市的脂粉嫣香。

腎姐抽空訪「嘉」,除了和她大學親友相約走訪求姻名勝之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來吾厝探望煙斗仔。雖說因為腎姐的抵達比預定時間稍晚,錯過了煙斗仔心情最好的餐後時段,因此沒能見識到小女呵呵呵呵到翻過去的自high姿態,但還是趕得及抱一抱這身材逐漸趨向「立派」的嬰孩。

初見煙斗仔,腎姐的評價也很明白:

「天啊!她頭髮好多喔!」
「她身上穿的這是口水衣嗎?」
「她好像她爸喔!」

完全捕捉住煙斗仔的近期發展特徵。

久別重逢,既然意思意思玩弄過小孩,接著當然要進入成人的八卦時段。這你一來我一往的唇齒交鋒進行了一個下午,讓在一旁改考卷的我爸都忍不住讚嘆,「你這個朋友好健談」。

然而歡樂的時光總是咻一下就過去,更何況我還有一個不定時爆炸的娃娃,和兩顆定時爆炸的乳房在旁提醒,於是收下腎姐送上的啟蒙禮物,並讓腎姐欣賞一下煙斗仔的裸體之後,就到了說再見的時刻。

儘管不知下次逢時為何、逢處何在,我還是要謝謝腎姐大老遠來訪,並因此成為第一個與吾女親密接觸的朋友。我也要祝福腎姐在新的工作崗位發揮所長,即時傳遞正確的日本新聞資訊給台灣民眾這個重任,就看腎姐表現了!

最後,我要以我爸的評語來為腎姐此行總結:

「她沒有男朋友?哎她一定很快就可以交到啦!」

謹以此言與腎姐共勉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