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9, 2011

奶有旦夕禍福

母奶之路是條不可測的漫漫長路。在我好不容易從少奶人熬成供需平衡,甚至開始供過於求,正打算調整餵擠狀況喘口氣的時候,就遭逢了母乳生涯最大的考驗──蕁麻疹。

星期天晚上全身發癢,隔天起床疹子全身擴散,軀幹四肢像張立體的紅白地圖,嚇得我慌忙赴醫求救。在醫生指示下,我努力回想前日菜單,但就是想不透這些慣常食飲裡頭藏有甚麼致敏禁物。還有我雖然長年為過敏性鼻炎糾纏,但從來沒有皮膚發疹症狀,蕁麻疹對我來說一直是只聞不識的名詞,沒有料到這回竟然在自己身上和它邂逅。

找不到過敏原,醫生只能勸我用餐小心,同時作出開藥施針的判定。護士小姐則充滿同情地表示,有可能是產後體質發生變化所致,建議我好好觀察並注意身體。然而這些都是小事,真正困擾我的是一旦藥劑進入身體,位於我食物鏈下游,全靠雷秋鮮乳過活的煙斗仔將難逃波及。

請教醫師藥劑對哺乳影響,他毫不猶豫地要我停奶幾天再說。但「幾天」這個數字太模糊,我轉奔藥物諮詢窗口再做確認,只見藥劑師對著電腦螢幕狂輸猛打,然後頻用指算,最後終於給出一個答案:「服藥三天結束後五天,總計八天。」

八天說長不長,換算成奶量卻非常可觀,以煙斗仔現在日飲六餐,餐量至少120ml計算,這就意謂著我在不能提供新奶的情況下,還必須準備5760ml以上的奶。快速換算完畢後,腦筋裡一片空白,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直奔冷凍庫,以確保吾女未來八日的糧餐。

將冷凍庫中的人奶冰棒依日期重新排列整理後,我心裡只閃過兩個念頭:第一是好險發疹得早,因為要是晚一天,這些人奶冰棒就會跟著煙斗上飛機回日本,屆時我想追也無從。第二是儘管大部分的母奶育嬰論者對擠奶庫存都不置可否,但我現在已經痛切領悟到,擠奶庫存麻煩歸麻煩、傷本歸傷本,但對全母乳的嬰兒來說,還是有其不可磨滅的意義存在,因為天有不測風雲,奶亦旦夕禍福。事實上,經過這次的震撼教育後,就連一直嫌我擠奶太辛苦的老媽都不得不承認,過去三個月來真是有擠有保佑。

庫存奶生活進入第三天,煙斗仔的食糧不受影響,我也依然照常擠奶,只是擠出來的全數奉獻給了馬桶。看著一罐又一罐的乳汁隨水沖走,心痛之餘也不免疑惑──

這些浪費掉的母奶,將來不知該算入誰的ㄆㄨㄣ桶?

[1]關於用藥對哺乳影響,亦可電洽國民健康局母乳哺育諮詢專線請他們幫忙查詢,同樣是服務親切值得按讚推薦。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