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1, 2011

產後算帳

孕產時光已逝,育兒生活起跑,該趁這個時候把所有應算的帳釐清一下。第一個要整理的,當然就是這段時間裡蒐集到的金句名言。

最大的金句供應商首推吾母。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煙斗仔是女兒身的關係,我總覺得過去近十個月來,老媽和我之間的關係多出了一種新的聯繫。挺著肚子的體驗讓我對自己被孕的過程充滿好奇,而陪著我一起走過的產前與育兒時光,似乎也勾起老媽三十多年前的回憶。正因如此,在這段時間裡,過去沒有閃過的火花頻頻現身於我們母女之間的對話。

其中,最銘刻我心的三句莫過於下──

(一)冰食與氣管

懷孕中期正值東京炎夏,每天熱得半死的我直想嗑冰解饞,但因顧忌食冰可能會對胎兒造成影響,猶豫半天後決定求教老媽。老媽先是不解我為什麼要過冰而不食,聽到我說據稱吃冰對小孩氣管不好之後,她毫不猶豫地回答:

「但是懷你的時候我一口冰都沒吃,你還不是照樣氣喘。」

一句話讓我從此自禁冰魔咒中解放。

(二)奶嘴與暴牙

坐月子中心的護士小姐建議我買安撫奶嘴助煙斗仔滿足口欲,我雖然照辦,但心裡不免擔心民間盛傳奶嘴與暴牙的關聯。洽詢渣哥時,得到的是「暴牙總比將來心理有病好」的回應;轉而徵求老媽意見,她的回答更直接:

「吃奶嘴會暴牙?可是你小時候我也沒讓你吃奶嘴啊!」

鏗鏘有力的說法捍衛外孫女的奶嘴權益之餘,還狠狠噹了我一記。

(三)母奶PK配方奶

我最初對母奶飼育沒有強烈堅持,但大概是醫院日夜洗腦有成,不知不覺竟然就踏上了母奶地獄,每天為了激奶集奶擠奶計奶傷透腦筋,搞得人仰馬翻之餘,還在乳房上留下了滿滿烏青。身為這一切的見證人,老媽一邊忙著幫我張羅各種發奶秘技,一邊忍不住望奶興嘆:

「你沒喝過一滴母奶還不是長到這麼大!」

儘管我對此言心有戚戚,但奶路一上便不能回頭,所以還是得這麼擠下去。還有我也知道,老媽念歸念,不過每次奶量有所成長時,她比誰都還開心,因為發奶功臣*捨她無人;我一直暗暗覺得,煙斗仔喝到的每一滴母乳,其實都是我媽和我攜手合作的產物。

第二個金句大盤則非婦產科醫生莫屬。雖然針對我個人而出的名言只有那句「選手」說(見此),不過多次就診再加上漫長的待產時光,倒是讓我竊聽到不少他和其它孕產婦的對話。這些對話內容讓我十分肯定,這看來冷靜異常的白面醫生,其實是個深藏不露的冷面笑匠。

他最令我印象深刻的發言有二:

一是面對某位擔心胎兒太胖會影響產程,等不及陣痛就自行來院催生的孕婦,醫生勸退之餘曰:「說他重是我們大人主觀認為他重,但寶寶也許覺得自己這樣還好啊,他未必會覺得自己很胖!」一句話差點讓正在對面發呆的我笑得滾下床。

二是面對某位憂慮寶寶身體小但頭偏大的產檢孕婦,醫生的安撫如下:「路上是不是有些人就是頭比較大?胎兒也一樣啊!」

多虧白面醫生的妙語如珠,讓我在台的產檢過程除了超音波外,又多了一項樂趣可以期待。

至於第三個金句產源,是為數眾多的白衣天使。

煙斗仔因為破水較早,醫生憂慮感染可能,所以出生頭一週都在嬰兒中重度病房觀察,我則被頻頻召喚前往餵奶。由於餵奶的次數頻繁,時間又漫長,所以除了打呵欠外,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竊聽護士們的對談。

而一週下來,我不但背熟三班護士們叫點的外賣清單,對她們的休假去處、南台灣房市變化、嬰兒室內的寶寶習癖也瞭若指掌。這些對話中,最讓我難忘的一句是護士們對近視雷射手術的評論。我認同之餘決定摘錄,將來要用以回應所有鼓吹煙斗和我去做雷射的建議:

「你看過哪個眼科醫生自己有作雷射?」

落落長寫了一堆,原以為就此可以歇手,想不到我爸這幾天也來湊了熱鬧。他的貢獻是對著1M11D的外孫女滿臉堆笑,然後說了一句:

「來!叫『外公』。」*

[1]在烹煮過台大發奶茶、中藥鋪泌乳帖、各式魚湯、山藥雞爪湯、黑豆豬腳湯…之後,我想我媽已經可以勝任發奶食品專家。
[2]會叫的話,明天SNG車就會塞滿我家樓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