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6, 2010

待產實錄 I



我很想更新日記,不過被兩只乳房搞得沒力氣也沒時間,未免記憶就跟乳汁一樣一去不復返,簡單(緩慢並且不定期地)紀錄一下最後幾天的待產過程做個紀念。

11/29 星期一 37週0天

36週產檢結束後,不知為什麼老覺得下腹沉重,又愛睏到了極點,日日有種該來的似乎就要來了的感覺。撐到週一足月,一早就跟老媽到植物園散步,吸盡所有該吸的日月精華,再接受老爸上番路吃土窯雞和龍珠的提議,三個人叫了滿桌菜,吃飽喝足回家午休。爸媽在客廳裡打盹,我則努力上網google;查詢的目標很簡單,既然已經足月,老娘就算不是選手,也打算開始最後衝刺,挑戰爬樓梯的運動。

只是計劃趕不上變化,煙斗仔提前結束了我的選手生涯。下午一點半,該確認的資料確認完畢,上廁所還膀胱自由。怪的是明明尿意已隨黃河遠去,下體卻還滴滴答答落水頻頻,而且水源處有點詭異,不安地取紙一擦,無色無黏度,我直覺大叫,「媽,好像破水了耶!」,該來的果然就要來了。

入院後,向急診室通報完畢,我給架上輪椅送入產房。護士取來試紙進行內診,變色的小方塊證明直覺無誤,雖然沒有老媽一再強調的「啵」聲伴奏,但我漏下的的的確確就是羊水,子宮頸目前開啟2cm,這也等於宣告,到產出任務完成之前,我不能再踏出產房一步。

這就診經驗也讓我學到了新的一課,原來羊水膜區分兩層,兩層全破才是陣痛來臨的前兆,這會兒我只破了外層,到陣痛生產還有一段距離,但因羊水一破就有感染危機,所以不但得入院觀察,還要開始接受抗生素餵食。

當時我並沒有察覺這項宣判的意義,再加上又無陣痛或其他身體反應,所以填寫資料時還能嘻嘻哈哈,就連被插粗針和浣腸都有一種分外新鮮的感覺。直到睜眼看著產房裡大肚婆來來去去,聽嗯哈聲此起彼落,獨我一人一點動靜也無,整天四處閒晃,再加上出門前連臉都沒來得及擦,破水後又不能洗澡洗頭,想到要一身汙垢和煙斗仔邂逅,心底就開始不痛快了起來。

這天產房裡總共迴盪過三次產婦哀嚎和嬰啼,次次皆與我無關。直至天明,我還是絲毫痛感也無,宮縮頻率每三十分鐘才一次,子宮口堅如銅牆鐵壁。

「還早啦!你去玩一下電動打發時間。」這是護士小姐第一晚送給我的金玉良言。

是的,如果你的羊水破了但只破一層,必須入院卻無陣痛或其他產兆,請務必攜帶大量解悶用品在身邊*。

[1]還有大量的紙內褲、產用護墊和衛生紙,再次感謝Volta和渣嫂妹慷慨贊助紙內褲與護墊,幫了大忙了真的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