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30, 2010

滿月有感

南部親友送餅盒,北部親友嚐阿默

根據台灣習俗,女寶寶要提前一天慶祝滿月,所以即使我正陷在吃飯擠奶放尿睡覺吃飯擠奶放尿睡覺吃飯擠奶放尿睡覺的無間道裡,腦袋和手指都瀕臨作廢,還是要打起精神,趁煙斗仔的彌月蛋糕日結束前發文留念。

如果要我定義過去這一個月煙斗仔和我的關係,我想沒有比「餓虎撲羊」更貼切的形容。

打從產檯相會(見此)後不久,煙斗仔就給推入嬰兒室,我則被轉進病房休息。入房後,疲憊至極卻不能成眠,整個人不斷盯著黑暗發呆,直到幾個小時後接獲嬰兒室來電,才匆匆坐上輪椅去和小娃再會。

再次看見煙斗仔,她已經全身洗淨還換上娃娃衣,正瞇著眼睛躺在嬰兒室的床車裡休息。儘管明明幾個小時前她還在我體內,出生的那一刻又已在胸口匍匐一陣,但是小別重逢,看著她,我還是難以抑制心底那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面對小小軟軟的新生兒,我有點陌生,有點緊張,有點手足無措,一時之間不知該說甚麼,一度還想跟她來場自我介紹順便握握手。然而話沒來得及出口,嬰啼畫破沉默,後來她更以實際行動證明,她對我這個人的興趣遠遠不如對我的乳頭。

初見如此,一個月過去亦復如是。煙斗仔個兒小小,但飲乳凶凶,從嬰兒室推她回房的動作要是稍有耽擱,大小姐就會毫不猶豫扯嗓怒吼。除此之外,這小妞對待獵物的動作也與虎無異,每次只見她揮頭左右逗弄乳頭兩下,接著就會張開大口,毫不猶豫地衝前一咬,完全無顧老母的感受,讓我不斷懷疑自己根本已經淪為她眼中的一塊生肉。

烏鴉反哺、羔羊跪乳,但我偏偏生出一隻餓虎。還好煙斗仔逐日上升的體重數字證明,每日數撲不算白費,雖然我仍得耗費極大的力氣才能和她保持供需平衡,但是為了煙斗仔的成長,老母羊也只能繼續忍受她張口一撲的行動。

煙斗仔滿月了,我最大的希望是她能平安、健康地長大。還有我也要強調,我雖然不知道乳房是不是女人的社交工具*,但我很確定它是母與子/女間的重要社交工具,這就是「餓虎撲羊」滿月後我最深刻的體悟。

[1]語出陳文茜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