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9, 2010

命名式


依照日本的習俗,寶寶出生第七天要舉行「お七夜」,席間端出赤飯和鯛魚款待親友,同時張貼命名紙於床頭,昭告家族之餘,也含有歡迎新成員正式加入之意。不過我們現在不處倭國,調度赤飯和鯛魚太過困難,所以繁雜手續一切從簡,只保留命名式以為紀念。

雖說是命名式,其實也沒甚麼嚴肅儀式可言,總之就是確定當事人的中文名和日文名後,派龎老爹書名於紙,再趁煙斗仔心情不錯,盜取她手印腳印並拍照留念。煙斗仔的命名紙是金邊白底的三折厚版,上頭書有中日文名各一,望著這兩個名字,我忍不住想起這段歷時大半年,讓煙斗和我傷透腦筋的命名長路。

如果按照我們原先的計畫,煙斗仔的名字應該符合下列條件:

(1)比照煙斗兄弟模式取訓讀發音的漢字單名,以樹立煙斗氏一族之風格;
(2)名字讀起來最好是三個音節,以平衡音讀發音的煙斗一姓;
(3)漢字必須同時通用於台日人名,而且冠上父母姓都不成問題。

確立大原則後,煙斗和我分於紙上寫出心頭好,完工之後再交換批改以行篩選。只是當我一讀煙斗列出的選項時,心裡已先涼了一半,因為甚麼「香」啊「彩」的,個個都有前進市場的實力。至於「光」字雖然形音意皆美,但不幸煙斗仔在台歸屬我宗,除非她有意承繼器官組的衣缽,否則身分證交出只會落人笑柄。當時如果不是顧及夫妻情義,我實在很想一手撕掉煙斗交出的成品。

然而我的客氣並沒換來等值回應,因為我做不到的,煙斗行來絲毫沒有任何猶豫。他一下嫌我選的「翼」字「四四方方都是角,不適女娃」,要麼說「蕾」字「感覺一生都開不了花」,「晶」字是「跟我爸名字太像會弄錯」,「睦」字則被貼上「地味」標籤。批評之凶之狠,讓我忍不住懊悔幹嘛對他手下留情。

幾番爭鬥之後達成共識,正想進入家族共審,未料我哥一句「聽說虎年寶寳命名有很多用字禁忌」,逼我不得不Google檢證。而不查則矣,一查赫然發現,我們原先相中的用字沒有一項合格,幾週來的血汗結晶瞬間歸零。掙扎多時始終找不著解決之道,最後只得退而求其次,開始逐一放下原有的堅持。

第一步先採納我哥建議,讓台名歸台名、日名歸日名。日名我們自己取,台名則等出生後依八字另批。如果有朝一日煙斗仔習寫雙名寫到抓狂,我會建議她去找舅舅算帳。第二步捨棄了單名計畫,理由是我們看中的讀音可配單一漢字十分有限,如果硬要安上其他漢字,煙斗仔將來恐怕難逃上DQN Name(非常識人名)遭人投同情票的命運(見此),為了她將來的名聲,做父母的也不得不對現實退讓。

煙斗仔的日文學名最後在煙斗十一月末來台時敲定,返日後雖然一度曾因書寫難易考量有易名跡象,不過在她老母堅持之下終究成立。她的名字含有我們對她的期許,但願她是個明朗女孩,人生光美如燦寶。至於中文學名則在出生一週後問世,這要歸功算命先生開出的字單,先由煙斗挑字,我確認發音和意義,再送龎爹龎母認可通關。如果硬要論義,就是希望小娃兒伶俐、討人喜歡。

煙斗仔很幸運,她得到了兩個名字,雖然兩個都不怎麼好寫,但我希望她能好好記住這兩個名字,同時有朝一日可以明白,這雙名承載的深深祝福。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