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7, 2010

掰掰,大肚迷思

原來羞羞槓可以這麼搞!
橫跨三日的待產實錄已經寫完,今天要記錄的是產後隨胎盤一起娩去的迷思:

第一,生完就瘦八公斤。

這個迷思的來源有二,一是學級教室某位前輩的經驗談,二是源自我媽對渣嫂經驗的誇大,兩者振振有詞導致我一直以為,只要孕期體重控制得當,卸貨當日就能一舉甩去大幅數字。不過現在我已經可以大聲宣稱,這個說法根本就是狗屁!

產後第二日,護士拿來體重計,我滿心歡喜地打算迎向重歸輕盈的自己。哪裡知道不量則已,一量傻眼,甚麼八公斤?下降的數字分明連八公斤的一半都不足!換句話說,除了煙斗仔和那一點點的羊水之外,大量的肥肉依然長存我身,我注定難逃產後漫漫瘦身路。

所以我要呼籲諸友牢記,生完就瘦八公斤?唔,當然不是沒可能,但可能的對象,未必會是你。

第二,生完凸肚變平地。

這個迷思無法歸咎於任何外力,因為它完全來自於我個人無知的妄想。我一直以為腹中物既然已經出清,大肚皮自然該如消氣球兒化圓為扁,撐了十個月的小山不待愚公動手就會平坦如昔。

然而事實證明,羅馬既非一天造成,凸肚也就不可能一夜散去。當產後疲累稍減,我終於有力氣掀衣對鏡時,那依然有五個月大小的肚皮就驚得我啞然失語。這下我總算明白,為何醫護人員總要反覆提醒按摩促進子宮收縮的重要,看來它不只具有健康上的意義,還有美觀上的顧慮。

費時兩周,我的肚皮現在終於比較貼近原來的尺寸,只是它依然難與過去相比,特別是當我看見那遠較過去更為深邃的肚臍,還有色素沉澱的中分線後,我就不能不意識到,唉,這真的是個曾經隔過人心的肚皮。

第三,為娘便有奶。

當然也是放屁。有奶也許為娘,但為娘的可不一定有奶,就算有了奶也不一定會通,為求「醒奶」又得再捱一番苦痛。肩頸痠痛、十指發麻、雙乳瘀青…這些都是「醒奶」過程中的必要犧牲。而若奶真的不通到了極點,那麼「醒奶」就不會只是一個人的事,枕邊人還得適時發揮吸吮功能,幫唇顎不夠有力的新生兒「開奶」換食。

哺乳兩周,我現在不但充滿了對酪農業的欽敬,更有如下心得──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奶不在大,有通則闔家歡樂、天下太平。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