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5, 2010

一個人下嘉義

送走阿宅沒兩天,接著挑戰「一個人下嘉義」的是我夫煙斗。

算算回台待產已經超過一個月,這也創下了我們結婚以來兩地分隔最久的記錄。儘管靠著Facetime的加持,平日保持聯繫追蹤肚況不是問題,但冷冰冰的螢幕終究比不上熱騰騰的體溫,所以一盼到連假,煙斗就扛著行李殺入嘉義。

除了一解相思,煙斗這回來台還肩負了幾個重要任務:

第一,嬰兒裝挑夫。

上回我們一大一小的行李,塞的全是我的夏冬衣衫,這回煙斗的行李空間則奉獻給了再過不久就要登場的嬰兒裝。這整整一大袋有2/3是煙斗媽和我失手的成果,1/3來自吾友M桑的餽贈,數量龐大到煙斗仔一天換一件都可以兩星期不洗衣。但一想到頭一個月我們將會耗在月子中心,沒有更衣需求,二再思及嬰兒成長與汰衣速度,我開始擔心這裡頭有多少件會面臨不及上身就穿不下的命運,這下我也總算可以明白,當初我媽為什麼一聞衣數就開始嫌我亂買東西。

第二,命名大師。

早在回台前,我們對煙斗仔名字的日文發音就已建立初步共識,不過漢字難就難在它同時涉及形音義,再加上又牽扯到日台兩地的文化差異,還要顧及畫數與虎年命名禁忌,因此日文發音定案歸定案,要嵌哪個漢字還是令人傷腦筋的問題。這回煙斗扛來了厚磚似的「呼喚幸福的女兒名」,沒有外出的時候,我們就窩在床上,一人執紙筆、一人翻書,卯足勁抄錄、計算、分析、批評,一切努力都是為了煙斗仔她小姐的大名。還好辛苦不是沒有代價,只要煙斗仔出生時性別不翻盤,我們選定的名字應該就能派上用場。

這漫長的命名過程讓我們確認了兩件事:(1)大和妹想取個響亮、好記、不落俗套的單名委實不容易,所以我們原初的一文字命名理想只能黯然捨棄。(2)要同時滿足兩地用字、文化、禁忌、親屬期待等多重要求難度過高,因此我們也不得不放下日台同名登錄的堅持。煙斗仔未來不但會有兩本護照,可能也將有兩個名字,我現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是哪個名字,大概都不會是甚麼簡單好寫的字。

第三,坐月子中心參觀客。

日本沒有坐月子的習慣,煙斗自然不知坐月子為何物。依照過去互動慣例,遇上這種砸金大事,我通常會製作PPT向他簡介坐月子的由來、意義與影響,不過這回因為正巧遇上朝日新聞專題分析「産後ケアー」對女性體質調養的重要性,忠實讀者煙斗閱後不但十分認同,還將內容銘記於心,因此省去我不少麻煩,唯一要做的就是帶他走一趟坐月子中心,讓我夫開開眼界。

我們訂下的坐月子中心是少數通過評鑑的機構,它的好處一是由產檢醫院附設,生完出院換個樓層即可,如有其他醫療需求也可引介轉診,不必大老遠另行奔波。好處二是離家不遠,老爸老媽來去方便,晚上在自家陽台還可遙望中心燈火。參觀完後,煙斗點點頭表示滿意,我則暗自決心,到時他來陪宿時,我要逼他日日更新部落格以為我國宣揚國威之用。

第四,小吃鑑賞員。

我爸老想著煙斗來要他去吃大菜,殊不知煙斗最愛的嘉義美食其實盡是小吃,這回他不但指名要嗑雞肉飯(三禾)和牛肉麵(半畝田),也照例沒有錯過(黑松)春餅、(阿岸)米糕與(阿娥)豆漿豆花。此外還新嘗了風靡吾厝的米蘭米麵包和信之手工坊蛋捲,並大讚光泉首席藍帶鮮乳是他第一次喝到香濃不遜生協的牛乳。

雖然不愛大菜,不過這回我們一路飆到了東石海濱,目的是要挑戰老爸老媽最新開發,沒有招牌但坐無虛席的海產店(明華海產食堂/嘉義縣東石鄉副瀨村副瀨130號之1/05-373-2558)。裡頭香濃好味的烏魚子和蚵仔滿到讓人傻眼的炒麵吃來的確過癮,外表樸實不起眼的魚頭味增湯則甘甜得讓我續碗頻頻。

美食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伴著煙斗狂吃猛嗑四天三夜的下場,就是讓孕婦不知便秘為何物,每天都製造出驚人的春泥排量。

星期二送走煙斗,重新回到隔海相思的生活。搞不好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們就要開始三人行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