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0, 2010

居嘉呷胖


六月中老媽到東京時,不斷跟我宣揚她前不久發現了一家好吃的麵包店,好吃到她跟老爸每天下午都要準時報到,以便搶奪傍晚出爐的紅豆吐司。好味與否光用口說沒準,所以我人才剛剛返鄉,就給扔上了購包專車,一起加入這場「呷『胖』(=麵包)」運動。

說來有趣,這麵包店的設店地點不在市街鬧區,選擇的也非一般商家偏好的一樓店面,要入店前還得先爬一段矮階梯,無怪乎老媽當初造訪時會數過店前卻不得其門而入。

麵包店的空間不大,三面落地窗搭配白漆牆,造就日間店裡極佳的採光,於是即使不靠美術燈點綴,室內也能常保透亮。麵包店裡沒有過多的裝綴,除了入口處的棚架擺放客人預定商品,左側與中央的桌檯全都留給整點出爐的麵包。這些麵包多半沒有鮮妍色彩或明顯可見的華麗果雕,素樸簡單的厚殼裡卻裹著扎扎實實的餡料,所以下手前得練就不被外表蒙蔽的功夫,才有機會識得廬山深處的奧妙。

其實若說無飾也不精確,因為店裡分明就漫著濃濃的麵包香;如果遇上成品出爐,這氣味甚至還要加重幾分,聞得人一入店就餓了,還有甚麼點綴能比這更為華奢?

三個禮拜下來,我跟著嚐了店裡的幾款麵包,統整心得有數:

第一, 老媽酷嗜的南瓜麵包味道和口感最得我心。鑲著南瓜子的外皮口感與咬勁皆佳,微甜但不膩人的南瓜餡料柔軟密實,是想嘗甜又不想太甜時的最佳良伴。

第二, 甫出爐的紅豆吐司是完美的午茶密友,它皮脆肉軟紅豆豐,趁著還溫熱時撕分而食最是動人。截至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一次不是在買下它三分鐘後就在車上拆封對食,人還沒到家吐司已先去半包,根本留不到隔日早餐。不過大概是我們太習慣出爐時的美味,相較之下,放到隔日的紅豆吐司味道口感就顯得遜色許多,不知烤過再食是否能令它重振雄風?

第三, 店裡的商品越是其貌不揚,滋味往往越美。我一開始總是專挑華麗款下手,吃過幾次後才驚覺,華麗的麵包其實各店滋味相去無多,反而是那些外形質樸,甚至還稍嫌笨重的傢伙底蘊深厚。我想這大概就跟折凳貴為七大武器之首的原理相同,越是平凡無奇到讓你幾乎忘記它的存在的,出手時的力道越強猛。

一邊嗑著紅豆吐司,一邊聽老媽說這麵包店的開張背後似乎藏了個故事,上網查詢之後才發現,原來這小店早已經上過媒體曝光(見此)。不過故事如何不是重點,畢竟一家麵包店的命脈是味道不是傳奇,只要好味不變,它就會繼續在我的居「嘉」生活占有一席之地。

[1]麵包店的名字叫米蘭米,地址如下

檢視較大的地圖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