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8, 2010

涂胖三十


今天是吾友涂胖30歲生日。

雖然我有點不解,涂胖晚肥魚和我那麼久才出生,為何還能和我們平起平坐當同學?不過這問題要追根究柢得大費周章洽詢戶政機構與教育單位,既然手續這麼麻煩,那就算了,且讓我套句「這一切都是命啊」來作解。

涂胖和我相識至今18年,我完全不記得我們當初如何擦出友誼的火花,只有一件事我至今依然印象深刻,那就是入學當時我看這傢伙非常不順眼。國中開學第一週,菜鳥新生個個戰戰兢兢準時到校報到,唯獨涂胖劈頭*就翹掉漫長的暑期輔導,而且曠課理由非病也非急,純粹只是為了到南非欣賞大象和鴕鳥,這教循規蹈矩的好學生(譬如我本人)要不暗生鄙視也難。

然而緣分這東西就是這麼奇妙,當初曾經那樣棄之如敝屣,爾後卻成了千金不換的莫逆。多年來,分班拆組畢業四散都不曾改變我們的友誼;相見的次數或許漸漸減少,心裡頭卻總還有個位置留給對方(只是這位置隨著涂胖減肥成功開始有窄化跡象XDDD)。

今天早上打開Facebook,上頭飄出涂胖自己寫下的生日感言:「三十,未立家、未立業、未立名、未立功,僅立志,足矣」,下頭還有一句附註,「立志要立家立業立名立功阿,很簡單吧!」我想,這指的就是涂胖之前向我們提及,他接下來即將付諸行動的決定。

老實說,我很佩服涂胖,因為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有那樣的勇氣,敢於捨棄安定,踏出逐夢的步伐。我也希望涂胖這天立下的「志」將不只於「志」而已,士有此心,則可有為,則可成業。

而如果有一天,田僑小開真的成了大老闆,我希望在他的回憶錄裡*至少會出現這麼一頁,上頭專門記載鮮果綠茶和環保芝麻油彈,還有那些我們一起發過的空想,以及紅土上的悠悠時光。

涂胖30歲生日快樂!
(你到首爾是不用上班嗎?為何一早開始就頻頻連網?)

[1]最好交由我執筆,然後稿費對分XDDD
[2]當事人留言辯駁,他是在輔導課第四周才開始翹課的。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