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5, 2010

本土劇的威力

川味麻辣煎餃是我近日心頭好


前陣子看到一則新聞,說有計程車司機和乘客為了該看「夜市人生」或「天下父母心」發生口角。聞訊後我只閃過一個念頭,那就是這難題絕對不會在我爸媽身上發生,因為每天一到八點,我家的電視就會不斷在兩台之間遊走,所以不管現在發的是哪顆球,他們都能即時回拍。

雖然我媽一直堅稱,「看本土劇不用動腦筋,很好打發時間」。不過我在觀劇過程中挫折不斷,這也讓我深深覺得「不用動腦」這個說詞非但不適用於形容本土劇,它恐怕還是最考驗腦細胞的一種影劇類型。

理由如下:

第一, 異常複雜的角色關係。

一方面是因為本土劇的內容大多事涉家族,家族的組成又至少以三代為基,一部戲的構成至少包括兩至三大家庭,光是這麼算算角色數量便已屈指難計。另一方面是因為本土劇中充滿自由開放的情慾關係,非但每個人的婚嫁經歷絕不只一,外遇不倫簡直就是開胃點心,就算分手離異仍然可以供腹懷孕…諸多條件混成的結果,就是那根本不知如何起筆,還有畫了只怕會比蛛網還要紛雜的角色關係。

第二,正邪並不依附於定角。

本土劇打破了一般戲劇中英雄/惡角對立的原則,解放所有角色的善惡界定,於是好人可以在過了端午之後火速翻臉,也不排除壞人會在嗑過月餅後洗心革面。所以觀劇時你很難找到一個認同的位置,因為就算這麼做了,也不保證這認同的理由在兩百集後仍繼續成立。

我不負責的以為,這樣的觀劇模式實在非常具有顛覆性,這也解釋了為甚麼爸媽觀劇時雖會唾棄特定行徑,這種情緒卻不會波及至飾演特定角色的演員身上,而本土劇之所以不易打造王牌小生或花旦,裡由大概也和這點有關。

第三, 大量又密集的對話。

有別於其他戲劇好以留白、剪輯提供觀劇者想像與介入的空間和時間,本土劇幾乎完全沒有這類空檔存在,本土劇對話的特色就是說得多、說得細、說得密,演員們瞬間製造的資訊數量極其可觀,搞得我常常看不到十分鐘已經耳痠頭痛,那爆炸的資訊數量遠非吾腦可以負擔。

我媽說「看本土劇不用動腦筋」,唔,我沒她這麼肯定。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