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9, 2010

Flowers

出處:Flowers
「Flowers」是一部我很感興趣,但絕對不會自掏腰包觀賞的電影。

感興趣的理由是它集結了六大美女,滋潤雙目的程度不言可喻。不願自掏腰包的原因也很簡單,通常打著大堆頭明星的電影都不能強求劇情,更何況是一部光看卡司也知道它背後金主就是洗髮精的作品。正因如此,機上的免費放送便成了收視此劇最好的管道。

老實說,「Flowers」的劇情其實略優於我的預期,雖然沒能拜見期待中的六姝競豔,不過劇中著眼於女性在職場、家庭、婚姻、生育間的掙扎,對同為女性的觀眾而言,大概很難不跟著心有戚戚焉。

唯一的遺憾是劇中主角實在太多,登場時間也得跟著六等分,每個故事因此變得非常精簡,一個女人面對的就是一種課題,讓我忍不住要懷疑,現實世界裡誰的人生可以如此簡單而清晰?

六朵花中最讓我悲傷的是竹內結子的故事,真相大白時再回頭重看她的旅遊記憶,那留了白的座位就不免要讓人一陣酸楚。但真正讓我飆淚的卻是仲間由紀惠那句,「この子に、世界を見せてやりたい」(我想讓這孩子看見世界)。

親友中曾有人因難產去世,所以我一直都不喜歡明知有險仍堅持產子的劇情,直至腹中友上身,這才懂得那股咬著牙豁出去的堅持。這句話其實也是我一直一直、一直對自己和對煙斗重複的語句,如今有人當著面大聲說了出來,心底的關鍵要不跟著敲開也難,於是一聞言,淚水盈眶。也是在那一瞬間,我才覺得我終於有點符合「孕時婦女特別容易感傷」的說法。

除此之外,「Flowers」中還有兩個場景令我難忘:

第一是鈴木京香盛裝登場,搞了半天卻只是給人當個活動譜架的景況。兩者之間的落差,別說她無勇向家鄉父老坦白,螢幕前的觀眾看了都要跌落下巴。雖說觀劇不可太認真,但我還是忍不住暗想,那鋼琴家是積了幾輩子的福,才有幸讓京香姐擔任她的人工翻譜機?

第二則是井之原快彥的昭和裝扮。這部戲戲如片名,男角皆為襯葉,井之原快彥在裡頭說了甚麼、演了甚麼其實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實在好適合他身上那套昭和風格的格裝外套和那顆西裝頭,適合到我都忍不住想封他和田中麗奈為我心中兩大昭和風情活代表。

橫跨三代的六朵花,有沒有必要為她們掏腰包見仁見智,不過若是有免付費觀賞機會,「Flowers」倒不失為一方滋眼潤睛的好藥。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