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4, 2010

奇聲繞樑

東京的公寓除了特定時刻(幼稚園放學)之外,多數時候都異常安靜,那種安靜雖然不至於死寂,但也不免教人生起「啊五百戶是都住到哪裡去了?」的困惑。也許是安靜的日子過得太長,回到台灣以後,我對公寓內外發出的聲響便異常敏感。

這陣子最吸引我注意的奇聲有二:

第一個聲源藏在我哥公寓的隔鄰大樓,聲主是隻黑鳥,種類不詳,但大概是可以養來教話的那種。只是不知是飼主偷懶,還是這黑鳥天資駑鈍,總之牠的學舌之路遲無長進,叫了半天也不過「ㄢㄣㄤ」三音變化。再加上聲線粗礪低啞像嗑多了沙,初時聽來還覺得幾分有趣,日子一久我便不耐煩了起來,每天都疑惑怎麼附近沒有彈弓頑童拿牠練靶?

還好北地只是暫居所,一個星期後我打包南下返嘉。滿以為就此逃過奇聲騷擾,從此可以安靜隱居,未料一聲方平、一聲又起,另一道奇聲不到二十四小時就開始在我生活裡肆行轟炸。

第二道奇聲的聲主是個阿桑,每天清晨四點都會到嘉義公園開嗓,每次開嗓流程約莫十分左右,開嗓方式就是使盡丹田氣力,「啊~啊~啊~啊」。

儘管從我到家當日便已接獲老爹警告,那天晚上還特地轉開冷氣緊鎖門窗,但隔天清早,阿桑即以實力證明窗堵根本不足為擋,只要她的聲喉不啞,即使我們之間隔著一座公園、一道馬路,她也能輕易喚我起床。

愛神的翅膀能否載著羅密歐飛越高牆我不清楚,不過我敢肯定的是,圍牆再高也無法將黑鳥與阿桑攔阻在外。

肉身雖小,奇聲繞樑,這一鳥一人讓我見識到了聲音的力量。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