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1, 2010

飯團閒話

冰花煎餃@圓苑
寄居台北的那個星期,總共出席了三攤飯局。飯局裡會的分別是人生不同階段的好友,他們的專長、興趣各異,彼此間也互不相識,就連稱呼我的方式都不一樣,但飯局間閃過的話題卻高度雷同,相似到讓我有種明明是三個獨立場景竟然可以天天連戲的錯覺。

這些熱門話題不外乎三個:

第一、 求職。

這職通常已經不是人生第一份工作,論調間因此不會再有星星閃爍或玫瑰飄香,才華和理想更早從關鍵字內遁跡,實際的數字高低與發展可能才是擇業重點。而逼人不得不重踏求職之路的理由也很相近,那就是辦公室裡總少不了一枚以上的岳不群。於是三攤飯吃下來,我只學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不分產業類別,只要進得了辦公室,上司就會同時成為好命人與賤人的代名詞。

第二、 求偶。

求偶的型態還可細分三種,一種當然是身邊無伴,急需紅娘伸出援手。另一種是已有對象但不盡理想,於是騎驢不能排除覓馬的可能。第三種則是交往已屆穩定,惟離簽字就是差了一腳。

對於正處第一階段的吾友,我的建議是「霞海城隍廟」是誠心人的浮木。第二階段者,我只能說有驢和馬可挑也是一種幸福。至於第三階段,如果想通了要印喜帖請與張狼聯絡。而若想通的比較慢,過幾年必須面臨求子難關,倒也不必心慌,渣哥隨時可以提供嘉惠他一干同事的神醫電話。

第三、 求宅。

求宅的目的比較分歧,有人為了安家,有人渴想獨立,還有人是基於投資考量。只是不論動機如何,免不了都得面臨地段與房價的掙扎。不過吾友口中飄出的數字實在令我驚惶,震撼之餘只能不負責地回應,「要不你來東京置產吧!」

良職難覓、佳偶不可輕遇、好宅要碰運氣。在這群白領麗人響亮的話聲、伶俐的詞句裡,我聽見的是女子三十而立的焦慮;雖是焦慮,但可足讓我這三十不立的米蟲滿心羨意。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