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8, 2010

來「罐」CHELSEA



因為某美食記者在Facebook上嫌棄我update的CHELSEA飲料版看來很噁心,所以我決定要為文替這曾經陪我渡過歡樂童年,如今仍不斷挑戰新路線的小東西平反。

我雖然算不上CHELSEA的死忠支持者,不過多年來也還算喜歡這方盒包裝的糖果。它吸引我的原因有三:

第一是因為深黑包裝有別於其他粉嫩色系的零食,在點心架上算是獨樹一幟的商品。

第二是它顛覆了我對牛奶糖的印象(雖說我不知道該不該把它定位成牛奶糖),濃厚的奶油香味遠遠超越ㄧ般商品。口感則不走軟黏路線,而是硬梆梆的一路到底。當你很想在嘴裡放個什麼,卻又怕它太快消失會導致一粒接一粒熱量無限的悲劇時,奶香濃郁的CHELSEA是個很好的選擇。

至於第三則與童時記憶有關。小時候看完病打完針,出現在我手上的通常是這黑盒糖果,於是多年下來它不知不覺就成為療癒的象徵。現在挨了痛時,直覺便會懷念起小方塊裡凝結的奶香氣。

然而優點和缺點往往只是一體兩面。CHELSEA的硬漢風格固然耐得起含食時間的考驗,但含久了不免嫌它刮嘴。所以我常常是含到它融成一塊薄片,就開始忍不住喀啦喀啦地銷毀其於瞬間,完全忘記當初挑上此物就是看中它的持久性。

這幾年因為齒力不佳,牛奶糖不分軟硬都漸漸與我疏遠,CHELSEA當然也在錯肩的行列。直到這週四到校和老闆面談,偶然發現CHELSEA推出飲品版,一貫的黑底粉花風格從糖果架躍入奶製品專區,我興奮之餘立刻伸手取下。吸管一插,囌囌兩口,奶香四溢。若問味道如何?我想我會回答,啊就CHELSEA呀!

既然這樣,那又何必大費周章液體化?唔,也許是在走過39個年頭後,它也意識到消費者齒力的成熟與衰頹,為免流失熟齡市場,既然咬不動了,就讓你用吸的。起碼對已經封印牛奶糖的我來說,來「罐」用喝的CHELSEA,聽起來還挺誘人的啊!

[1]CHELSEA(網站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