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30, 2010

鎌倉大伯

鎌倉大佛和祂的翅膀
鎌倉大伯是跟我同一個健身房的運動之友,我們通常會在同一時段使用同一水道,某種程度也算是週週碰頭的泳伴。不過我之所以會開始注意鎌倉大伯,理由倒與前者無關,而是因為他說話時聲如洪鐘、話似雷響,明明只是在跟身旁友人對談,卻總有辦法讓周邊一百公尺的過客全都成為他人工立體音響的聽眾,讓我要忽略他的存在都難。

鎌倉大伯從不吝於在話中表達他對「鎌倉」一地的熱愛,也是讓我對他留下深刻印象的理由。譬如過去一個月來,不管我在電梯口遇到大伯幾回,沒有一次不曾被迫聽他的「鎌倉論」宣傳。從海風、食材、空氣誇到地景,聽到後來我忍不住懷疑,對他而言,鎌倉根本連狗屎都是珍饈。

鎌倉大伯還有一句經典名言始終讓我難忘,那就是有回他一踏進電梯,環視乘客一圈,立刻轉頭對友大嘆,「鎌倉和這裡真的差很多,光是居民的膚色都完全不同。你看看『這些人』的膚色有多麼『地味』,哪像鎌倉人都是健康的小麥肌呢!」

身為『地味』肌色軍團之一,我雖然不知道把自己曬得像塊烤肉是有什麼好跩,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鎌倉人頭頂上大概不像我們一樣有那麼多黑線滑落和那麼多烏鴉在叫。而儘管阿伯之友在他出言瞬間就默默站開了一步,刻意裝作與他不熟,但似乎絲毫無損阿伯的談興,我想這是因為阿伯嗅慣了鎌倉的空氣,對南千住的空氣自然也就比較「読めない」。

儘管鎌倉大伯除了吵一些外人畜無害,不過如果我聽膩了鎌倉的一百個優點,想找安靜的時刻下水,我會特別挑星期四上泳池報到。原因是根據鎌倉大伯自己的說法,「星期四不會在泳池見到我,因為每個星期四我都要到鎌倉喝咖啡、吹海風」*。而連續幾回觀察下來,少了大伯出沒的星期四泳池,的確比較沒有那麼湘南海岸。

平心而論,我很佩服阿伯對鎌倉的熱情,雖說我也認同倚山面海、幽雅古意的鎌倉確實是座動人的小城,但是我大概沒辦法像他一樣如此發動肉體魂靈去支持一座我根本不住那裡的城市。為了表達我對他的敬意,以及感謝他為我的大肚魚時光添色,我最近正在考慮要在iPhone裡灌入原由子的名曲,等他下次開口宣教鎌倉,就按鍵來個BGM,順便看看大伯聞曲之後會出現甚麼反應。

至於是哪首曲子?唔,當然是這首啊,還有什麼比它更適合當鎌倉大伯的主題曲?

[1]當然不是對我說的,不過因為聲音夠大,我想當天他周圍一百公尺以內的人都聽到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