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9, 2010

近在眼前,遠在天邊

最近有項小物被我列為「近在眼前,遠在天邊」的心有不甘商品第一名,那就是花王推出的「めぐりズム蒸氣貼布」(網站)。

單說「蒸氣貼布」,大概沒人知道這是甚麼鬼玩意兒,不過如果提起它的姊妹商品「蒸氣眼罩」(網站),過去一年內在日本逛過藥妝店者,恐怕沒人會對此品感到陌生。理由很簡單,「蒸氣眼罩」昨年問世以來瘋狂大賣,一般款出完又接著推出薰衣草和茉莉花款,全盛期間不論踏進哪間藥妝店,幾乎都可以看到山堆般的粉紅盒子,以及鮮紅的「おすすめ」(大推)字樣。

「蒸氣眼罩」好用與否?我個人抱持肯定態度。今年年初我接了一份幾乎讓眼睛脫窗的零工,當時最大的享受,就是每晚睡前和蒸氣眼罩相依偎的時間。短短的溫眼時光不但可讓操勞鎮日的眼睛獲得放鬆,更重要的是遮光之後極具催眠效果,所以後來我就加入了此品的愛用行列。

不過,我之神器不等於通用親友。推薦給老媽時,只領得「吼這熱得我睡不著!」的評價,推薦給煙斗得到的則是「不管有沒有這個我都可以很快睡著,無法評定效果」的反應,蒸眼路上我於是只能踽踽獨行。

上星期天氣突然轉涼,煙斗的老毛病肩頸痠痛復發,按照過去經驗,這時唯有訴諸按摩與熱敷才能改善他的不適症狀。偏偏之前購入的熱敷肩枕下落不明,溫感貼布家中又無存貨,不得已只能先拿貼式暖暖包隔衣熱敷應急。

趁著周六外出,我晃到藥妝店想找找有無對策可以借力,結果逛著逛著就注意到這「蒸氣貼布」。基於對「蒸氣眼罩」愛屋及烏的心理,再加上蒸氣貼布並非藥品,上頭沒有煙斗不愛的痠痛藥氣,而且圖說看來方便至極,幾個星星一打後它便落入籃中,當晚熊貓就成為這新貨的頭號人體試驗品。

「どう?どう?効いている?」(怎樣怎樣?有效嗎?)

隔天一早,我迫不及待進行商品調查,遺憾的是煙斗這傢伙不知道是標準比較嚴苛,還是天生詞彙就很匱乏,總之面對我充滿期待的詢問,他從頭到尾只給了「熱い(很熱)」、「さぁ~ないよりはいいでしょう(不知道,但有貼大概比沒有好吧!)」等等,讓我深深有感於給熊貓蒸氣貼布原來就等於對牛彈琴的解答。

這陣子正好我手臂痠疼,要是換作平時,我早就毫不客氣地「啪、啪」撕下兩片親身驗貨,偏偏這「蒸氣貼布」的盒上清清楚楚地將孕婦標明為使用前必須諮詢藥師的要注意對象,未免節外生枝,我只能強壓試用欲望,不甘願地拿著暖暖包隔巾加熱,然後眼巴巴地望著熊貓一邊喃喃自語「効いているかなぁ(究竟有沒有用啊?)」,一邊卻準時貼布上身毫不遲疑的舉動。

蒸氣貼布於我近在眼前卻遠如天邊,所以目前盤踞我心有不甘商品排行榜第一名,我現在已經偷偷在心底立誓,一旦煙斗仔問世,老娘就要立刻拆個幾包感受自我蒸騰的快感。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