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3, 2010

趴假馬的秘密

「趴假馬」=パジャマ=Pajamas=睡衣。煙斗的睡衣向來名列我心中吾厝十大不可思議之一*,我覺得不可思議的理由有三:

第一,整套的堅持。

對於一個「睡衣=寬大、褪色、脫線或即將淘汰的T恤+內褲」的婦女來說,光是煙斗堅持睡覺時衣著必須上下同款這件事已足讓我嘖嘖稱奇。正因如此,煙斗的睡衣通常必須同步換洗晾乾,單只出現上衣或下褲都會換得他困惑的表情,然後他就會毫不猶豫地奔向衣櫃,直到挖出另外一套上下一式的睡衣才能安心。

第二, 收藏奇多無比。

除了對整套搭配的堅持,煙斗的睡衣藏量之豐也讓我大開眼界。每回生協只要換季推出新款睡衣,煙斗盯著目錄的眼神就會燃起躍躍欲試的火光,一週後肯定便有包裹按鈴。儘管我實在很難辨別出那些伴夢衣衫的差異,煙斗卻可以針對質料、花紋、顏色、厚薄、長短和季節關聯說出一篇大道理,而不論我認不認同這番睡衣哲學,基於對睡衣宣教的恐懼,我通常會在三十秒後點頭同意購買行動。

第三,短命的鬆緊帶。

煙斗的睡衣是上下兩件式,上衣多半是正面單排扣襯衫,下褲則仰賴鬆緊帶固定。但說也奇怪的是,這些睡褲的鬆緊帶壽命通常很短,於是新貨入庫沒幾個月,吾厝就會成為觀賞熊貓步行露股溝的勝地。其中部分睡衣我有女生款,但從來沒有遇上過類似困擾,所以我一直想不透煙斗睡褲鬆緊帶壽終正寢的理由何在。而自從我發現鬆緊帶陣亡只會艱苦到我(見鬆緊帶)之後,也已經很少進行衝過去拉開褲頭放手彈他然後逃走的行動。只是儘管我自肅有成,仍然無法阻止鬆緊帶的開脫。

今天早上看著煙斗每走兩步就要倉皇地拉起褲頭,我再度陷入前述疑惑。然而疑惑無解,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當短命的鬆緊帶遇上整套的堅持,嗯,他大概又多了一個豐厚收藏的理由。

[1]另外九大我還沒有想到!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