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8, 2010

夜行観覧車

湊かなえ(2010)、『夜行観覧車』、双葉社

雖然我一直不斷告訴自己,做人要有耐心、要有耐心,但是當星期天晚上發現預約時間都已經超過兩個月,還有84個預約者擋在我面前時,耐心這兩個字就從我的字典裡頭徹底消失。星期一趁著瑜珈課後的空檔,硬是撐著大腹鑽入書店,將已經勾引我好幾週的『夜行観覧車』閱讀完畢。

『夜行観覧車』依然保持湊かなえ的既有風格,多人敘事、節奏緊湊,題材也依然不脫她偏愛拿來試刀的家庭問題與母子/母女關係。故事是從ㄧ樁菁英家庭內的殺人事件揭幕,慢慢擴大至鄰近幾個家庭,最後人人的秘密終於都見了光,最沉重的卻是捧書閱來的讀者,因為你會在瞬間恍悟兇殺真相原來根本不是重點,競爭中的敗北與自卑、有口難言與拒絕溝通的苦楚,才是這一切一切的根源。

湊かなえ的作品部部都有讓人對家庭、對親子,甚至對學校教育失去信心的能力,她對母子/母女關係的刻畫尤其讓人不寒而慄,搞得我常常得一邊看一邊不斷自我警惕,將來絕對要小心別成為那樣的母親(只是話又說回來,那些母親何嘗又是自願成為那樣的母親?)。而如果書中描寫的ㄧ切都是現實問題,那我只能說,這現實真會叫人失去前進的勇氣。

不過相較於其他幾部作品,我深深覺得湊氏對『夜行観覧車』已經算是相當仁慈。雖然掛了的人還是掛了,但至少她留給遠藤家一句「明天開始一切都會漸漸有所不同」,也讓高橋三兄妹找出他們自願選擇的應對之道,光是這兩點已足讓小說末尾現出一線我從來沒在她其他小說裡看到的希望之光。

至於那唯一無可救藥的小島夫人,我只能說,她和彩花口中的「坂道病」*,就是這整本書裡讓我由衷覺得恐怖的兩件事。

[1]「坂道病」(坡道病):小說中上坡地段高昂,名校群聚,下坡平地則多為公立學校與一般設施,上坡因此成為精英名流的代名詞,住在上坡地的主婦為顧全面子,往往勉強自己或子女做出能力以外的事。
[2]湊氏作品的好看程度update版:告白>少女=夜行観覧車>贖罪>Nのために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