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7, 2010

「超」感動

剛從育兒生活重返職場的友人M來訊約十月餐敘,簡訊裡除了討論碰面時間與地點外,不忘附上一句叮嚀:「妊娠中っていろいろ大変なこともあるけど、幸せな時間だったなぁと思います(懷孕時雖然有許多苦處,不過現在想來仍是一段非常幸福的時間)。」


一看到這句話我就笑了,胎動開始之後尤其能體會這句話的意義。肚子裡不時竄起的騷動日夜提醒著一個訊息,那就是圓弧化的軀殼再也不是單獨一個人的身體,這裡頭包裹了兩顆心臟、兩個生命,一個是我,一個是正在長大的小孩,而這十個月內我們就是隔著肚皮手牽手的生命共同體。

在和胎動一起前進的日子裡,我越來越明白為什麼醫生和助產士總是不斷強調胎動的重要性,因為它除了是胎兒生命力的反映,更是串連親與子間的鋼索。不過,這可不代表胎動起步前,煙斗仔就不具備激發感動的能力。事實上,他透過超音波讓我見識到的兩個畫面,至今仍深烙我心。

定期的超音波檢驗是胎動前唯一探知胎兒狀況的管道,而不管是陰道視鏡也好、腹部超音波也罷,拍出的結果通常不外乎黑白雜紋相間。不論醫生如何細心地指點解說,那些交錯的紋路總是讓我想起古早時超過放送時間後的電視畫面。要我對著白色泡狀物體叫聲心肝,說真的需要極大的想像力與自我催眠。

然而生命的奇妙就在於他會不斷長大,並且不斷改變。孕期第十一週,當我被劇吐症狀搞得生不如死,生活幾乎只剩下床與馬桶的時候,超音波檢驗上出現了煙斗仔用力踢腿的畫面。那時他還很小,拍出來的照片不過流冰天使狀,但是螢幕上清楚的踢腿動作卻大大震撼了我。即使被宣告懷孕已將近三個月,但那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楚地感覺到真的有一個新的生命在我裡邊。同時,那也是我第一次咬牙對自己堅誓,不論如何,我一定一定要讓他看見這個世界。

第二個讓我感動的片刻在兩週之後登場。當時劇吐症狀已經舒緩,體力慢慢回復,肚子開始輕微膨脹。只是忽大忽小的腹圍每每讓我望腹生惑,常常擔心煙斗仔是不是還好好地安臥其中?遽瘦五公斤的變化會不會影響他的生長?然而人心隔肚皮,再多的疑問也無法親求解答,適時登場的超音波檢驗於是再次成為我的強心針兼安慰劑。

第十三週的檢驗,畫面上的小傢伙不但依然手舞足蹈活力四射,照片上甚至還映出一張小小的臉蛋,依稀辨識得出眼睛、鼻子的模樣。那輪廓雖然就像個迷你外星人,卻足讓我對著畫面看得出神。假如第一次的踢腿讓我意識到了生命的存在,那麼這初次露相,就是促使我開始以「人」來看待他的起跑點。

他不再是一個泡泡,不再是流冰天使,他是要跟我走十月長路,與我們共築一個家庭的旅伴。

這是在胎動開始前,煙斗仔帶給我的兩個「超」(音波)感動。現在超音波當然仍屬必須,不過大概是因為他尺寸夠大,如今要「感『動』」我已經容易多了*。接下來的日子裡,我打算遵照M桑的教誨,「今の気分を満喫してください(飽嚐現在的"孕"味)。」

[1]難怪他不屑3D超音波XDDD
[2]今天是渣哥生日,祝渣哥生日快樂,也請渣哥沒事不要再隨便發夢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