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2, 2010

3D超音波再戰

我虛心接受了渣哥的建議!
由於上回的3D超音波體驗只看到煙斗仔的背部半裸照片,到底要不要趁回台前捲土重來,就成了煙斗和我這幾週來反覆討論的重點。我們之所以踟躕不前,最重要的原因當然是不想再被腹中友耍弄一回,但是如果就此錯失窺探他腹中生活的樣態,又總覺得有些不甘願。

掙扎了一陣子之後,終於還是趁上回產檢時出聲預約。只不過這次我們非常低調,拍照前既沒有通知親友,也不再試圖對煙斗仔進行遊說運動。給看就給看,不給看拉倒,便是這回出發前我的唯一信念。

這回的3D超音波復仇記由我獨自上陣,主照者也從龜仙人換成另一位年輕的女醫生。儘管出場人物略有不同,但儀器上肚時映出的畫面卻與上回沒有甚麼分別,煙斗仔依然背上臉下,小手緊撫頰旁,五官絲毫不露,看得我直想對著畫面搖頭。

不過猴子都會進化,我雷秋胖當然也沒有不成長的道理。就在女醫生試圖出言安慰的同時,我搶先一步使出苦肉計,微蹙雙眉苦笑著說,「其實這是我第二次挑戰3D,上回小傢伙也是完全不給面子,想不到這次又無緣拜見真面目,好可惜!」邊說還不忘邊吸吸鼻子,惋惜得像轉頭就要淚崩。

也不知道是我的苦肉計奏效,還是今天預約拍照的人比較少,總之女醫生聞言後,決心這天一定要讓我和煙斗仔正面相會,所以我們足足花了20分鐘與腹中友搏鬥。先是左翻、接著右仰,換盡角度與姿勢,就是為了捕捉胎兒翻身的瞬間。

大概是我和女醫生的誠心與努力終於感動了煙斗仔,也或者他實在受不了老母東滾西躺的騷擾,總之滾著滾著我突然覺得腹中傳來異樣的感覺,接著機器的畫面映出胎兒劇動之姿,然後就聽見女醫師的一聲驚呼,「あら、出たよ。」(出現了!)。匆匆轉頭朝向螢幕,果然看見一張清楚的小臉,雖然只映出側面,但眼鼻耳口均清晰可見,而且嘴巴還不斷動作,不知道是不是正在低聲抱怨。

這畫面讓女醫生和我相視而笑,懸在心上的掛慮總算了卻一樁。至於已經困惑了大半年的性別問題,今天依然以他老大緊夾的雙腿收尾,謎團持續保持無解。

開開心心地捧著煙斗仔的照片回家,這場3D超音波挑戰賽,總算有了個令人(=我)滿意的句點。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