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9, 2010

お父さんの一人芝居

怪雞物語 出處:紀伊國屋書店

在「枕邊細語」()沉寂多時之後,最近我們終於養成了一個新的睡前習慣,那就是「お父さんの一人芝居」(老爸的獨角戲)。

「お父さんの一人芝居」之所以會在吾厝登場,理由是如前文所述,日本的安胎育嬰書籍十分強調胎教的重要性,每個腹中胎兒都被描述得好像天生滿載超能力。雖說經過煙斗和我的交叉比對之後,我們只得出了「可是我一點都不記得我在我媽肚子裡的事情欸!」「我也是。」這種不知道該責備書籍太誇張,還是因為夫婦皆蠢所以如此的答案。但因我倆並無育兒經驗可供比對,未免有朝一日遭煙斗仔指責胎內教育失職,煙斗和我決定每天睡前都要挪出一段時間,專供準爸爸對著肚皮上演父愛真偉大的單人劇場。

老爸的獨角戲是在孕程第五個月時揭幕。開幕公演時煙斗手足無措,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起頭,看他對著肚皮支支吾吾半天話不成句,最後我只好建議他以自我介紹打發。結果這天的演出就在「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中正經八百地收尾,只差沒有伸手相握兼遞出名片。

然而自我介紹和個人資訊總有用完的一天,一個星期後,煙斗的喊話內容越來越精簡,好的時候還會有黃金三句「お元気ですか。お父さんは寝ます。おやすみなさい。」,糟一點時就只剩下「お~い」這種讓我想質問他是不是伊藤園派來賣茶的置入性行銷台詞*。

既然即興發揮不管用,那麼只得訴諸外力相助,為了幫助煙斗演好他的獨角戲,我繞行社區圖書館時開始覓借繪本以供煙斗夜誦。我對繪本沒有研究*,選書全憑直覺下手,因此只要輕、短、易懂、好拿,圖館中的繪本就有成為囊中物的可能。煙斗對這天上掉下來的劇本也抱持歡迎態度,畢竟有書在手他可以逐字朗讀,不必再天天陷入絞盡腦汁大眼瞪大肚的窘境。

夜讀的日子過得久了,煙斗的演技(或者口技)漸有長進。最初的平板聲調開始帶入了高低起伏,動輒還會加油添醋自己配音,要不然就是添兩句有敗壞胎教之嫌的壞嘴語,樂得不是目標對象的大肚婆跟著哈哈大笑。

不知不覺,這一說一聽的活動成了我們的日常慣習,我雖然不能確定這朗誦內容是否確切地傳入煙斗仔的耳裡,不過我自己倒是非常樂在其中。聽著聽著常常湧起如回童年的心境,小時候我也是像這樣一邊橫躺床際,一邊聽黃媽媽念故事醞釀午睡情緒。

只是我畢竟已非純稚童時,對於繪本內容無法像過去一般照單全收,於是懷念之餘不免要對著書中細節生出絲絲困惑。不知道是我手氣不好,選到的都是異色繪本,還是日式繪本原本就不愛走皆大歡喜的圓滿風格,總之這幾周來碰過的書籍,要不是開頭就給我來個「奶奶去世了」這種不吉話語,就是關於一隻繭居蛋內死不出殼的怪雞大哥的故事(見此),昨天連換個童詩都會選到讓煙斗念完後還要回頭質疑日文用詞正確性的書籍。莫名其妙的經驗累積多了,我不得不承認,挑選繪本果然是門學問,難怪出版社要開教科書指點父母如何挑選繪本,茫茫網海中也會浮出個「絵本ナビ」(繪本導航,見此)開導茫茫眾生。

趁著外出時,我繞道圖書館帶回幾本新繪本。這回的劇本品質如何?唔,就看今晚的「お父さんの一人芝居」如何表現了。


[1]見「お~い、お茶
[2]今天是肛門生日,祝肛門大大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生日快樂!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