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4, 2010

ドラゴン・タトゥーの女(龍紋身的女孩)

「龍紋身的女孩」大概是WOWOW七月節目單上最讓我期待的作品。當時無能配合深夜首播,我還不忘指使出差在即的我夫設定錄影機,隔天一大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開機觀影。

至於觀後評價如何,這從一篇日記可以拖了半個月才上刊的行為裡應該不難窺知一二。不過不論是怎麼道不同的電影,我還是深信它擁有啟迪觀者心得一二的能力,就像這部電影雖然無法討得我的歡心(進而熄滅了我應募續集試映會的熱情),但它至少教會了我下列兩件事情:

第一,不是所有「忠於原著」的電影都會是部好作品。

雖然嚴格而論,「龍紋身的女孩」也不是真的百分百地呈現了書中橋段(不然床戲應該還要多個兩三倍),但起碼我記得的故事重點電影中都不曾少去。只是書裡讀來添色加味,甚至令人驚嘆的枝節,有時正是美在它同時納合了書者的文筆與讀者的想像力。一旦原封不動地搬上大螢幕,它就成了過熱的情節與太繁瑣的資訊,不但拖慢電影節奏,還削弱觀者參與可能性,最後的結局就是畫面上人物叨叨絮絮譜他們的慢曲,我在這頭頻打呵欠,同時不忘懊悔自己在這部影片上耗去的時間。

「龍紋身的女孩」讓我深刻體悟到,不是所有「忠於原著」的電影都會是部好作品。而這麼一回想更忍不住要覺得,既能「忠於原著」又能讓觀者目不轉睛的「告白」,真是難得的佳作。

第二,都是好萊塢電影慣壞了我。

「龍紋身的女孩」其實是一部重辣情節的小說,電影裡的殘暴裸露也不曾少過,不過我想大概是我太習慣好萊塢電影男的帥女的美的卡司安排,以及視聽影像並用以打造驚悚效果的作風,所以面對這部男女主角樣貌都很忠於原著,又不太愛玩視聽元素的瑞典電影,適應不良在所難免。

我想這一切的問題都不在電影,而是在我的口味已經偏頗;而我的偏頗則可以效仿大部份的電影批評結論,將一切怪罪到好萊塢電影長年的獨霸形塑。身為一個已經被好萊塢電影洗透腦的低級閱聽人,我必須誠實招供,就算明知必須尊重各國電影特色,但我邊看還是邊忍不住暗想,這片子要是丟到好萊塢去拍應該會動人很多。

好不容易捱到劇終,我毫不猶豫地按下刪除鍵,同時確認自己對電影續集可以免疫,因為最精彩的莎蘭德與布隆維斯特的冒險恐怕不能指望電影,還是讓它活在由史迪格.拉森文字勾牽出的我的想像中最實際。

難敵原著小說的電影,唔,清單裡要多「龍紋身的女孩」這一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