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 2010

花火下的新鮮事



一年一度的隅田川花火大會於昨晚登場。

一如前文預告,今年我們依然邀請了煙斗家人來厝共賞煙火,途中我還一度計畫透過Skype視訊通話與在台親友分享即時影像,可惜因為聯絡時間出了差錯,煙火都打完了視訊還沒通,SNG的機會只好留待明年再續。

至於家宴部份,這回因為只有煙斗媽和煙斗阿姨赴會,所以晚餐相對簡單,身為主人的我們除了略備茶酒之外甚麼也沒幹,便當、甜點到小玉西瓜全部來自煙斗媽和阿姨的餽贈,證明了天下雖然沒有白吃的午餐,但可不一定沒有白吃的晚餐,我夫婦倆可以光靠煙火騙吃騙喝兩年也算是破了記錄。

七點五分,飯飽茶足,外頭傳來煙火上空的巨響,我們換了拖鞋直奔陽臺。還未暗盡的天際不只有花火點燃,也見得到電視台派出的空照直升機逡巡而過,往下望去,川畔景色亦不寂寞,煙火賞客悄悄據滿了堤畔草坪,斜對角處的公園同樣陷落在人潮之中。

煙火看了多年,每年最大的遺憾就是捕捉不到精彩的畫面,今年總算換過相機,滿以為可以就此擺脫成果有如大空襲的詛咒,想不到依然屢試屢敗。十分鐘後,我終於完全死心,決定讓這樣轉瞬即逝的美麗只留眼底和心間,從今而後我也不會再責備相機了,畢竟一切的問題追根究柢都落在拍照者我本人的手上。

今年花火大會最令我印象深刻的片段有二:

一是欠揍人觀賞模式,而這想當然耳是由煙斗兄挺身示範。煙斗為了凸顯在家就能看煙火是多麼奢侈的行徑,今年連陽臺都懶得站,出了陽臺晃個兩圈立刻躲回冷氣房裡,之後就一直保持斜倚沙發隔窗觀「火」的姿態,不時還要嘆個兩聲稱讚這樣看煙火才對嘛!我想這要是讓窗外耐著高溫、擁擠與蚊蟲叮咬的賞客聽了,熊貓大概難逃遭人大卸八塊的命運。

二是辛口花火評家。今年我們人在家中坐,眼盯窗外煙花,耳際則有電視現場解說為伴。專人解說讓看花火不再像瞎子摸象,哪個花火什麼主題特色何在盡收耳裡,觀花火的過程於是又多添幾分樂趣。

恰巧今年找來的煙火大賽解說人是個毒舌阿伯,批評參賽作品時毫不嘴軟,左一句「是很漂亮沒錯,但是我看不出它Skytree表現在哪裡?」,右一句「這組雖然想呈現立體感但顯然失敗」,不只聽得在場來賓人人滿臉黑線,更讓電視前的我們笑彎了腰。如此富有娛樂性的花火觀賞經驗我還是第一次體驗,由衷希望明年仍有機會在電視上再見這毒舌阿伯*。

隅田川的煙火揭開東京夏日的高峰,今年もいい夏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1]毒舌阿伯是日本煙火協會會長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