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8, 2010

3D新體驗

上野松坂屋
星期二是不宜外出的猛暑日,不過因為兩周前我們就幫煙斗仔預約了拍攝超音波3D照片,所以即使戶外一早高溫熱得嚇人,時間到了還是得乖乖頂著豔陽直奔產科。

日本的超音波3D還不像台灣那樣普及,部分院所甚至不具相關設備。我固定上門的產科雖然從今年起開始提供攝像服務,但每周僅開放半天,全數採預約制,若不提早登記,想拍也只有碰壁的份。

也正因為超音波3D是近年推出的新機種,所以不只我們兩隻菜鳥沒有經驗,專愛找一堆事由製造孕婦壓力的渣哥這回也只能噤聲靜觀。未免上場時出大糗,星期天下午我們特地衝了一趟書店補充相關知識,兩個人對著一本專門解說拍攝過程,同時還附贈一大堆腹中胎兒究竟在幹嘛的育嬰書籍嘖嘖稱奇半天,晚上回家不忘中日交雜輪流懇求煙斗仔,明天拍照時別忘了轉頭比YA*。

「3Dエコ写真」的拍攝場地是在三樓的婦科專用病房,流程和平時檢診拍超音波沒有兩樣,唯一的差別是3D畫面比較立體,而且色彩鮮豔,再加上周數已足,胎脂漸生,映出來的胎兒影像於是有骨有肉有光有影,不若平時只是一堆黑白雜紋相間。

拍照之前,煙斗和我其實都有點緊張,理由一是這可能是煙斗仔和我們頭一回的正面相對,理由二是說不定拍照時還會同時解開性別謎團。只是事後證明,這一切都是我們不切實際的妄想,因為為時十多分鐘的拍照過程裡,不論醫師怎麼轉、怎麼推,最後甚至要求我打滾轉了兩圈,熟睡中的煙斗仔除了輕揮兩拳以示抗議之外,從頭到尾都沒有更動過緊貼胎盤背對爹娘的姿態。換了兩個醫師上場皆是如此,最後我們只能苦笑相對,然後默默接下這張要價兩千日幣的「背影」照片。

回家向親友報告結果之後,我得出了兩個結論:

第一, 老母遊說無用論。

儘管所有的安產書籍都十分強調母親與腹中胎兒溝通的重要性,又把胎兒講得彷彿人人都能通靈,但根據我累積數回的檢診經驗顯示,如果不是我的遊說功力太差,就是煙斗仔天生不愛甩他老娘,所以我好說歹說都無法撼動他老大的行動分毫。渣哥堅稱這是我的報應,幸災樂禍地表示煙斗仔肯定跟他老母一樣全身都是叛逆基因。對此我仍缺乏反駁證據,不過如果此說可以成立,那我總算也可以明白為何龎小弟說話有越來越機車的傾向。

第二, 胎兒果然都是夜行性。

不然眼前這傢伙怎麼會那麼安分守己?一點都看不出他昨晚才剛在我肚子裡熱舞十七。也是因為如此,我由衷以為,3D寫真時間實在應該改設夜晚而非晨間,不然也只是讓醫師焦頭爛額,準爸媽滿頭黑線,而當事人連睡個覺都難逃推擠,想必清夢也不怎麼安寧。

這也顯示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並不是天與地或生與死,而是小傢伙明明每天在你裡頭吃你喝你住你還和你心心相對,你欲見他卻無徑。既然煙斗仔這傢伙首尾都不肯露,那我也只能尊重他的選擇,耐心等候他呱呱墜地的那天。

[1]我承認我是被這網站上左邊第四張「微笑的胎兒」誤導XDD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