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3, 2010

孕婦瑜珈 II


星期一中午照例是孕婦瑜珈時間。根據老師交代,上課時既不可空腹也不能滿腹出席。但從上回的上課經驗看來,如果按照我既有的進食習慣,想要撐完整堂瑜珈肚子卻不咕嚕作響,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為免再次上演腹鳴慘劇,這次趁著煙斗出差不在,我刻意挪後了早餐時間。起床後先來一包消化餅配牛奶,讀書讀到十點多再捧出白飯、納豆與醃菜,並且服從指令於十一點前清空,果然今天上課時就不用一邊伸展,一邊面對腸胃大聲和我說Hi。

我報名的孕婦瑜珈課程是由兩位講師輪番上陣。上回的老師說話輕聲細語,進行伸展動作時,預留的時間與步調都比較徐緩。這回的老師則笑聲爽朗、無所不談,教授的動作內容、節奏都較上回增多加快,讓我邊做邊在心底暗想,「糗了!這麼多動作我看我一下課就會全部忘光」。果不其然,回到家後,除了最基本的坐姿、腿部伸展、貓背姿,還有我最熟練的放鬆姿態之外,今天上課的內容我還真是一樣都想不起來。

不過今天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穫可言,起碼在老師逐一指點之下,我現在終於學會了該怎麼正確地以貓背姿活動,而且弓背順腰可以形如優雅白貓,不至於再像上週一樣完全是隻精神崩潰的野貓。此外,老師和同學(雖然只有一人XDDD)對於「胎動」的討論與經驗分享,則是今天的另一個收穫(?)。

懷孕進入中期以後,胎動和胎兒性別的辨明成了最令人關切的主題。後者的檢證是由醫生執行,孕婦需要的只是等候的耐心,前者的感知則全靠胎兒與孕婦合作,如何判別成了令人傷腦筋的主題。

好吧!可能也只有我在傷腦筋而已。因為我實在太擔心自己會分辨不出胎動的感覺,所以一路從母親學級教室打聽到了瑜珈教室,只要遇到大肚同志就會好奇地湊上前請教人家胎動的感覺。

「ぽこぽことくるよ。」

問了十個人,大概有九個人用上「ぽこぽこ」這個狀聲詞來描述胎動。根據字典開示,「ぽこぽこ」是形容水泡浮升時的聲音與狀態,雖然這稱得上是非常具體的形容,但是「肚子裡冒出泡泡」該是怎麼樣的情境,這可讓我抓破腦袋也想不透。面對我臉上非但不曾散去,反而越來越深的疑惑,瑜珈老師適時拋出一個極富智慧的答案:「これからが楽しみですよ。」

也是,所以我想我接下來就是一邊做瑜珈,一邊默默期待真相可以早日大白。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