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3, 2010

學級教室 I


又是紫陽花開時


昨天下午,我到足立區的區民中心參加了第一次的「母親學級教室」。學級教室共分四回,前三回的授課對象以準媽媽為主,授課內容包括懷孕過程、生產流程、孕期飲食與牙齒保健等等。第四次的課程則要求準爸爸一起參與,主講重點將置於產婦與嬰兒照顧。

學級教室處女行,裡頭有幾個景象令我難忘:

第一、「痩せ妊婦」(瘦子孕婦,見)。

日本大部分的年輕媽媽們要不是左手牽一個右手抱一個證據確鑿,老實說真的很難從她們身上找出懷孕生產的痕跡。只是等到自己踏上了懷孕這條路,我才發現這些日本媽媽恐怕不是瘦身有道,而是根本就不曾有過激胖經歷。

之前在產科,我已經暗暗驚嘆過週邊孕婦的纖細,今天到了學級教室之後,這種驚愕更是有增無減。身邊將近四十個懷孕四個月到臨月不等的孕婦,符合豐滿形容者不到五人,其他出席者除了頂著一顆球肚之外,臉頰尖削、四肢纖瘦是她們共同的記號。這也難怪指導員要感嘆,當年她懷孕時,學級教室警告的內容總是關於體重控制和飲食自制,想不到如今輪到她站上講台,勸告的內容竟然成了「不要怕胖」和「盡量多吃」。

第二、好學不倦的經產婦。

上課以前,我一直以為只有初產婦才會乖乖來參加「母親學級教室」,不過今天這堂課徹底扭轉了我的印象,因為手裡抱著一個娃兒的媽媽不在少數,我們組裡甚至有個成員開朗地宣稱,現在肚子裡懷的是她的第三胎。雖然我有點不解,這些搞不好自己都可以當講員的媽媽們為甚麼如此勤勉,不過有經產婦同桌,對菜鳥來說也算獲益良多,雖然我想我大概很難達到三胎經驗者口中「要不是我婆婆提醒我,我都忘了我現在在懷孕呢!哈哈哈!」那種自在與輕鬆。

第三、「皆で育てよう」(共育)

為了改善少子化的問題,幾乎所有政客都把「皆で育てよう」(共同養育)掛在嘴邊,不過直到今天在學級教室,我才算是真正見識到了「皆で育てよう」的實踐。

足立區的實踐方式有二:第一是與中學合作,讓中學生一起參與「母親學級教室」,旁聽準媽媽在懷孕過程面臨的身體變化與生活困擾。我覺得這個做法非常有趣,因為準媽媽們實際關切的話題,多半是健康教育不會交代的內容,而如果這些討論可以對正要邁向成人之路的中學生形成正面影響,那也許我們可以期待,未來會有更多人不在媽媽標章前故意裝盲,這不啻是個好的「共育」準成人的方式。

第二則是與區內的保育園共同籌劃活動,安排準媽媽們到園實際接觸0歲兒,親自體驗餵奶、換尿布、互動的過程。到園接觸的對象不是假娃娃,而是活生生的嬰兒,還有甚麼比這更「真實」的體驗呢?而不管是中學生與準媽媽的互動也好,準媽媽與0歲兒的接觸也罷,當接觸的對象是個活生生的個體,而非教科書、文字或假模型時,要人不領悟到生命的奇妙與珍稀,大概也不太容易。 我很欣賞這個做法,它讓我看到的不只是區嬰共育而已,還包括區役所在育成一個準大人、一個準媽媽的過程中做出的各種努力。

「學級教室」第一堂課落幕,下禮拜要上的內容,是光想也皮皮剉的生產過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