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7, 2010

土用の丑の日


星期一是「土用の丑の日」。

在日本,炎夏之際的這天有食鰻補身的習慣。不管我有多麼無法理解倭人對「夏天就該吃鰻魚」的堅持(證據),也改變不了大小商店從一個星期前就開始闢設鰻魚專區的事實。只是在超市逛鰻魚專區起碼還有冷氣送風,今天頂著34度的日頭步行至北千住上課,沿途還得飽嘗現烤鰻串的高溫和炭火折磨,才是真正教我吃不消的考驗。

望著那不時竄起的白煙與火苗,嗅著暈滿空氣裡的濃重氣味,再看著烤鰻串的醬汁沿烤架不斷滴下,以及綁著頭巾的主烤阿伯全身不惶多讓的汗水,我的食慾非但沒能給撩撥而起,還隱隱有股悶氣從骨子裡朝外迸發。

我當然知道烤鰻串的美味,也清楚鰻魚富含豐富的營養價值,我只是不太明白,為什麼這等好物不可留待微涼的春秋成為花月佐食,卻偏偏要挑在如此炎天黏口沾腹?

只是不解歸不解,既然入境就得隨俗,事實上也由不得我不隨俗,因為早在「土用の丑の日」到來前一周,煙斗向生協訂購的烤鰻包就已滑入冰箱候傳。生協的烤鰻包賣的是既成品,既不為難煮婦與炭火油煙奮戰,價格也較外食實惠,上桌前甚至連解凍的手續都不必,拋入沸騰的熱水靜置十分即可拆封下飯。

吾厝的鰻食習慣是要盛滿滿一碗公的白飯,然後平鋪長鰻如蓋(但是太長了通常都得折半),微淋溫熱的褐醬於上,最後再灑入透著辛香的山椒粉。值得注意的是,鋪陳過程中首先碗不可小、飯不可少,小了或少了大爺會抗議沒有挖飯的快感,並藉此為由偷偷朝自己碗中添飯。其次是醬的多寡得小心拿捏,因為鰻魚本來已滿裹醬汁,要是失手會讓整碗飯甜膩刺喉。至於山椒粉,我個人覺得它是抑制膩感的關鍵配角,整碗鰻飯我最愛扒的通常也是沾了山椒粉的角落,說它畫龍點睛為鰻姿添色只怕也不為過。

喔,對了,吾厝的鰻食習慣還有一樣必不可少,那就是伴飯而下的雷秋怨嘆:「どうして夏にうなぎを食べなきゃいけないの?」

不過不論怎麼怨、怎麼嘆、怎麼疑惑,那端上桌來的鰻魚,我倒也不會少吃一塊就是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