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9, 2010

借りぐらしのアリエッティ(借物為生的阿麗耶蒂)




吉卜力今年大作「借りぐらしのアリエッティ」(借物為生的阿麗耶蒂)終於在週六上映,趁著三連假,煙斗和我利用週日晚上前往西新井觀影。一進TOHO Cinemas,人潮洶湧的場面就讓我們嘖嘖稱奇,平時晚場總是小貓兩三隻,今天等候隊伍卻堵滿了取票機、售票口、點心櫃和入場處,吉卜力和渡邊謙*的號召力果然不容小覷。

「借りぐらしのアリエッティ」片長不過九十分鐘,但不知道是我最近口味比較重,還是事前期待太高,總之當「おわり」(劇終)字樣浮上螢幕時,我雖然沒有翻桌砸飲料的衝動,卻不斷有種想破口高喊「えっ?これで終わり?(什麼?這樣就沒了?)」的念頭。而如果我可以用一句話總結我對此片的感想,那絕對就是「物足りない!」(不夠!)。

「借りぐらしのアリエッティ」說的是病弱少年邂逅借物為生的小人族的故事,要說它是另種版本的拇指公主大概也不為過。只不過拇指公主的故事至少有頭有尾,旅程還曾上天下地,アリエッティ的冒險卻老讓我忍不住懷疑,導演剎車踩得這麼急,是不是打算留個伏筆再補續篇?

我之所以會強烈感覺不足,主要和電影裡的三個情節有關:第一是卯足勁奸笑要逮住小人族的女僕阿春。吉卜力的電影裡通常沒有明顯的壞人,至多就是有個頑固的老傢伙增加對比,阿春的角色即是如此。偏偏電影裡雖然讓我們看見阿春對捕捉小人族的執著,卻沒有說明這執著從何而來,又將往何而去,結果阿春就成了個不懷好意(但又沒那麼不好)的丑角,她的動機理由卻沒人知道。

第二是借物為生的小人族。電影裡的小人族在中段遇見同族中人,因此決定舉家遷徙,但這同族中人自己來無影、去無蹤就算了,帶著アリエッティ一家落跑的路線同樣讓人摸不著頭。結果我看到最後,除了知道這傢伙對アリエッティ大概有意之外,對小人族的未來仍是一頭霧水。

至於第三,當然是病弱少年男主角。這傢伙自稱心臟不好即將開刀,希望至少能在入院前能對小人族略盡棉薄之力,但也正是因為他自作聰明的努力,最後迫使小人族不得不舉家遠去。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真正讓我困惑的是他對著アリエッティ宣稱自己將會努力復原,因為「あなたは私の心臓の一部です」(你就像是我心臟的一部份)。這宛如告白一樣的台詞,一方面反映出他和アリエッティ一起冒險後的革命情感,另一方面似乎也暗示了某種幽微情愫的可能性,偏偏電影就在此時戛然而止,教才剛在心底醞釀出一點點溫柔的觀眾如我,怎麼能不對著螢幕傻眼?

當然這部片還是有它非常吉卜力的一面*,譬如當少年脫口「你們是即將滅亡的種族」,アリエッティ奮起反駁並厲斥人類自以為是的作為時,那一瞬間我就彷彿看見アリエッティ有宮崎駿上身。

除此之外,這片裡也不斷揭示人們自以為是的溫柔可能導致的嚴重後果。少年送上砂糖,讓アリエッティ差點命喪烏鴉口中;少年獻上娃娃屋的廚房,アリエッティ的居家因此曝光,老媽還一度淪為阿春俘虜…這些行為的背後當然都是善意,卻是自以為是但其實不被需要的善意,而如此善意造成的下場,大概足夠少年與觀者長年悵惘。

所以如果換個角度來想,這部始終讓我嚷著「不足、不夠」的電影,也許根本就是對觀者如我的一種嘲諷。電影本身並沒有甚麼不夠,那失望不過是源於我過度的期待、自以為是的想像。而如果真是如此,那麼,這部片也算是忠誠貫徹了アリエッティ對少年的教訓。

[1]Inception
[2]還有散場後,觀眾搶購貴死人不償命的電影周邊的場景也很吉卜力。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