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4, 2010

復帰


封印中的高跟鞋


身體狀況漸趨穩定之後,我開始逐一重拾原有的生活規律。

第一個「復帰」的場所是廚房,最大的受益人,不消說,當然是煙斗。害喜期間因為嗅不得油煙與飯鍋蒸氣,吾厝的廚務全部丟給煙斗打理。可憐的熊貓在外工作一整天,回家不但只有陣陣巨嘔的聲音相迎,還得自己捲起袖子打理晚餐、隔日便當,以及臥床妻吃了也是要吐光的營養品。至於第二天清晨的早餐,當然也只有DIY的份。這不堪回首的黑暗時光,隨著我終於撐過害喜期而畫下句點。如今重新過起早餐有玉子焼き,中午有菜色日換的便當,晚上還不用自己翻食譜作菜的生活,我想熊貓現在應該夜夜睡前都想要謝天*。

第二個「復帰」的場所則是學堂。理由一是我本期的血汗學費已繳,而偉哉偷呆並不會因為學子身體不適良心退款。對於那虧掉的兩個月分學費,我立志要利用七、八月靠圖書館和院生室使用率奮力補回。理由二是下學期雖然要休學生產,不過可沒打算就此揮別學位,未免到時欲哭無淚,現在能累積多少是多少。理由三是孕婦中午不爽吃冷便當又懶得下廚,假如窩在家裡讀書則將難逃覓食困境,上學起碼有校內食堂供應熱騰騰的午餐*,上下學路程還能兼達產科醫生大力推薦的散步目的,何樂而不為?

然而我也不得不承認,「復帰」的區域範圍有其邊界,有些事物場所並不是你有意就能如願,所以一邊重整的同時,一邊也得學會放手。

第一個「復帰」不得的是我的高跟鞋櫃。雖然產科裡動輒可見腳蹬厚底高跟的東瀛孕婦,不過我連穿拖鞋都會摔倒,多擔了一條人命在身上更沒有看齊跟進的勇氣。事實上別說高跟鞋,現在就連三公分以上的中等高度都不在我的挑戰範圍。打開鞋櫃看見一字排開的無緣靴,再多不捨也只能搖搖頭,親愛的,我們半年後再見。

第二個無能「復帰」的則是百貨公司的蛋糕點心區。說也奇怪,自從煙斗仔上身之後,我對大部分的甜食就興趣全失,如今看到巧克力根本懶得一瞥,玻璃櫃裡五彩繽紛的奶油蛋糕水果派點也魅力缺缺,香甜的氣味聞久了還會皺眉。現在如果讓我選擇,我大概會高喊:「給我蛋糕不如給我大塊肉片」。

第三個不敢輕易「復帰」的是健身房,這也是我最惋惜的一處據點。儘管根據吾友安桑開示,她一直在健身房晃到了懷孕後期,我通行的健身房也沒有明文規定禁止孕婦參與。但一來因為渣哥的嚇阻讓我心生不安,二來因為不確定到底哪些器材是孕婦無害,所以目前還處於觀望階段。不過我已經下定決心,如果下次產檢徵得醫師同意,那麼就算不能重擁心愛的健身器材,起碼也要到游泳池裡重溫健身快感。

在歸與不歸徘徊之間,我的肚子又偷偷大了一些。

[1]熊貓現在誇口他對料理有濃厚興趣XDDD
[2]但星期二在銀杏メトロ點的ビビンバ丼不好吃肉又少浪費我一餐配額!!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