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2, 2010

かのこちゃんとマドレーヌ夫人




「かのこちゃんとマドレーヌ夫人」是万城目学年初出版的作品。從出版社的網站得知新作消息之後,我轉個頁面就連到區立圖書館的預約區上工。等了幾個月,終於收到到書通知,趁著周五上醫院拿驗血報告,順道繞進館裡取書。

書籍入手之前,我已經幻想過這本小說的各種可能。繼談過京都與小鬼、奈良、卑彌呼與鹿、大阪與豐臣後裔之後,鬼才万城目学這回不知將選定何處作為據地,而那以平凡生活為基的冒險,不知又會演繹出哪些出人意表的情節?

帶著萬分期待翻開書頁,我很快便發現,所謂鬼才果然就是不會落入愚蠢讀者的預想範圍。這回的小說內容不涉神鬼,無關歷史縫隙,也沒有明顯的地緣關係,雖說貓夫人變身的橋段仍然有那麼幾分神祕性,但它基本上是關於一個小女孩、一隻狗,以及一隻貓的日常生活物語。如果和過去幾部作品相較,這本書倒像是突然轉了個彎似地,是一部清清淡淡的可愛小品,而且恐怕是這兩周來我接觸過最無害胎教的書籍。

然而要說它不那麼万城目学似乎不夠正確。畢竟不論是「かのこ」(鹿之子)命名由來裡,爸爸那意味深長的鹿男發言,還是かのこ和すず對「うんこ柱立て」(立糞柱)*的狂熱,這些會讓人邊讀邊有種「天啊!怎麼那麼無聊,但怎麼又可以無聊得那麼好笑」的片段,分明都是万城目学動人的原因。而書末接二連三的分離,則讓人忍不住跟著かのこ一起陷入悵惘的情緒。

一直到句點劃下以前,万城目学都沒有交代,マドレーヌ夫人是不是還會回到かのこ的身邊。不過或許這也不是重點,重要的是かのこ的智慧已啟,我以為這開啟的理由不是マドレーヌ夫人在她指尖輕輕的一咬,而是伴隨夏季花火而來的接二連三的分離。

闔上文庫本,我已經開始期待万城目学的下一場文字冒險。

[1]從「茶柱立て」(立茶柱)延伸的玩笑。據說沖茶後,如果在茶杯中找到直立的茶葉梗,將是好運的象徵,至於「うんこ柱立て」(立糞柱)是甚麼鬼?答案請到「かのこちゃんとマドレーヌ夫人」裡找。
[2]万城目学相關[舊文]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