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7, 2010

告白


出處:告白


劇吐閉關期間,我一直擔心自己會錯過電影「告白」的檔期。還好這部片不上則已,一上就蟬聯票房寶座,過了將近一個月氣勢依然奇旺,我也才有幸在七月初仍能趕上觀影。

「告白」改編自湊かなえ的同名小說(心得)。我在去年夏天初讀此作,當時外頭明明是炎炎夏日,看完小說後心底卻冒出陣陣寒意,後來我就迷上了湊かなえ和她並不令人開心的作品。這一年間先後讀完「贖罪」、「少女」與「Nのために」*,原本以為終於可以完成湊氏制霸的野心,但兩周前朝日新聞一篇「夜行観覧車」的廣告證明,當紅作家的產出速度遠遠高於區立圖書館的預約進度,貧窮讀者只能乖乖落入等候的迴圈。

夏夜觀影「告白」,我第一個心得是這作品電影與小說各有各的精彩,兩者都不應該輕易錯過。 多人敘事的筆法是湊かなえ的寫作風格,在小說裡,這可以吊緊讀者的胃口並增加懸疑性,但搬上螢幕要如何持續?觀影前一直令我非常困惑。不過事後證明,愚蠢讀者/觀眾的憂慮純屬多餘,因為多人敘事的型態不但在電影中完整保存,剪輯接合之妙還增加了電影的節奏感與緊張氣氛。通常小說改編電影,要不是拍得太好奪去原作光彩(如惡女花魁),就是拍得太糟而成了對原作的一種侮辱(不計其數)。但「告白」兩者皆不屬,它的小說與電影各有可觀之處,可以分看,也可以互補,兩者都不應該錯過。

其次,「告白」也讓我「聽」見聲音的力量。過去提起導演中島哲也的名號,腦中浮現的總不脫華麗配色與歌舞劇式的視覺效果,是以我很難想像,他將會如何詮釋色調灰暗的「告白」。在看完電影之後,我找到了答案。儘管「告白」裡找不到中島偏愛的華美豔色,他卻有了另一個幫手--「聲音」。中島哲也透過各種聲音營造的氣氛,足以在觀影數日後仍讓我不寒而慄。

什麼聲音有這種魔力?不是尖叫、不是嚎泣、不是恐怖的配樂或懸疑的節拍,而是人說話的聲音,人以最平淡、最冷靜、最沒有起伏的聲調陳述殘忍事實的聲音。譬如松隆子那句「有意義の春休みを過ごしてください」,譬如木村佳乃那句「かわいそう」,譬如結尾前「これが、あなたの本当の更生の第一歩・・・な~んてね」這諷刺的句點。這些聲音都是如此平靜而清晰,對比其所為之間的斷裂,份外教人驚愕。讀小說的時候我總是一直在想,書裡的主角會以什麼語調吐出這些詞句,如今在電影院裡親耳聽聞,下場就是滿臂的雞皮疙瘩和三天不去的影像。

電影的收尾方式是另一個可觀之處。小說的完結在文字世界可以成立,但若電影原封不動照錄,恐怕會顯得非常單薄。還好這點電影版也沒有令人失望,電影中巧妙地縫合了爆炸場面、回憶與電話,這不只把來龍去脈交代個全,說得恐怕還比原著更精彩。尤其是逆轉鐘與倒帶式的回想,在我看來彷彿神來之筆,震撼人心之餘,也放大了松隆子那句「爆弾を作ったのも、スウィッチをしたのも、あなたよ。」的力道。

整部戲中最最令我顫慄的畫面,莫過於木村佳乃一派悠閒地沖完茶,突然想起什麼似地匆匆回廚房補上日記句點,然後微笑著挑出一把尖刀,再輕步上樓準備殺子的場景。我一直覺得這個場面道破了「告白」之所以緊攫人心的理由,那就是故事中的諸角總是這麼平靜地完成常識範圍不可解的行動,讓人越看越不能輕易放手,越想追問一切的動機與理由。

所以,如果要用一句話來總結「告白」的觀後感想,我想我的答案絕對會是:

「告白」って、怖い(「告白」真恐怖)*。
而這,應該就是對作者與導演最深的敬意。

[1]我覺得湊氏作品的好看程度是:告白>少女>贖罪>Nのために
[2]沒有看過原著的煙斗大讚電影非常有趣,不過他更在意的是,這部片的企劃是他大學社團學弟元気君。煙斗步出戲院時頻頻驚嘆「さすが東宝の売れっ子プロデューサー!」查訪後證明煙斗真的沒有誇張,元氣出品果然部部大賺(見日經Trend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