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30, 2010

サッカー*與傻咖


第一次聽到「足球寡婦」這個說法的時候,我打從心底覺得報章媒體真是誇張,看足球就看足球,哪有看到拋妻棄子的道理?直到遇上了煙斗,我才明白此說原來有憑有據。

煙斗是個足球迷,最支持的隊伍是現在淪落J2的柏レイソル和日本國家代表隊;他不只觀球年資很長,還曾為了看球遠征韓國與大馬。而根據煙斗兄自己的說法,他當年之所以選定日韓關係做為碩士論文主題,也要歸功於2002年的日韓世足賽讓他對韓國產生興趣*。

煙斗自己迷球之外,還從不厭倦為足球迷大軍招募新兵。婚前他曾兩度帶我到現場觀戰(戰歷),讓彼時來日不久的我一邊在冷風中發抖,一邊開了球葷。這幾年煙斗到現場觀球的行動大幅銳減,理由一是年紀大了,沒辦法再當著炎日寒風蹦跳九十分鐘,理由二則和過去幾年日本代表隊的表現欠佳有關。

然而這可不表示煙斗體內的球魂已死,否則吾厝就不會在每年球季開踢前突然冒出一本厚厚的選手圖鑑,我也不會在劇吐期間還遭枕邊人殷殷關切,「那5月24的日韓球賽你要陪我去看嗎?*」。

家有球迷,當然不可能忽視世界盃的存在。世界盃是所有足球迷的夢想,也是所有球迷家屬的夢魘,因為從サッカー現身畫面的那一刻起,サッカー迷們就跟著變身「傻咖」迷。

傻咖的行動有如下特徵:

(1)生活規律崩盤,時間安排全依賽程決定。打從巫巫茲拉開嗓的那一刻起,每天夜裡我都是孤枕獨眠,偶爾還得面對半夜驚醒轉身卻找瞴ㄤ的場面。ㄤ在哪裡?廢話,當然是守在客廳的電視前。

(2)對世足賽以外的話題暫時性失聰失明。晨間與晚間新聞時段總是對準足球情報最充沛的頻道,晚上十一點後所見不會有足球場外的畫面;不看電視的時候就聽廣播,但廣播也是三句不離黑白球。

(3)極為頻繁的自言自語。其聲調、氣勢、表情、動作會隨賽事而異,至於內容,唔,通常不外乎「シュート!シュート!」、「あ~惜しい」,偶爾再穿插傻咖自己的球評分析。後來想想,說不定那些根本不是自言自語,只是因為我不夠受教,才自動將它過濾在耳際。

(4)偶一為之的早歸。不過早歸並不是基於關懷孕妻,當夜的國家(隊)興亡才是讓他提前打包啟程(回家早睡以便早起看球)的原因。

傻咖是サッカー成立的基礎,サッカー則是傻咖成形的關鍵,既然這兩者的關係如此緊密,世界盃足球賽登場的一個月裡,除了認份退場外我別無選擇。於是我也終於明白,每一個足球寡婦的跟前,其實都坐著一個人在家中心在南非的傻咖;這一個月裡,你休想他恢復正常。

[1]サッカー:足球,音「撒卡」,不過我都故意念「傻咖」自以為一語雙關。
[2]雖然我也沒有甚麼資格指責他XDDD
[3]可惜我沒有賭命的勇氣,我的票後來轉送也是球迷的煙斗阿姨讓他們姨甥同行。
[4]PK戰落敗,今天要小心不能觸怒傻咖!!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