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8, 2010

ちょんまげぷりん(武士布丁)


荒木源(2010)『ちょんまげぷりん』小学館

我不記得最初是在甚麼情況下聽到《ちょんまげぷりん》(武士布丁)這個名詞,不過我想情報來源大概與亮神信徒陳大腸脫不了關係。我對亮神沒有特殊情感*,但「ちょんまげ」(武士髻,說明見此)加「ぷりん」(布丁)這八竿子打不著的組合倒是勾起了我幾分興趣。

原本以為這麼卡通的名詞大概源出漫畫作品,直到三月底在書店閒晃,偶然瞄見整排黃底黑紋的搶眼封面,才驚覺《ちょんまげぷりん》原來是小說改編,而且作者還是個偷呆OB。五月底收到圖書館通知,《ちょんまげぷりん》預約到件,我就趁著嘔吐的空檔讀完了這部作品。

《ちょんまげぷりん》說的是江戶武士穿越時空誤闖現代,陰錯陽差成了一戶單親家庭的「煮」夫,與家事奮戰的過程不但激發他對精煉廚藝的熱情,最後甚至還當上名利雙收的型男甜點師傅。某種程度而言,這可以算是一部逆轉版的《穿越時空的少女》(時をかける少女,見此),不同的是這回穿越時空的是個頂著髮髻的武士,他對穿越時空這件事的活用也遠勝過只會拿來耗費在無聊事上的少女。不過如果它完全只是複製前者軸線,那我大概也不會想在它身上浪費一篇日記的時間與空間。

我覺得這部小說還算有趣的理由有二:

一是江戶武士變身甜點師傅這個想法很有創意。兩者間的落差不只增添故事的趣味性,也讓讀者如我忍不住好奇,硬梆梆的武士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勁,竟然拋刀棄武走上綿軟細緻的甜點大道(畢竟連岩崎彌太郎*也不過是改行賣木頭而已),然後就被這好奇心逼得一頁一頁地看了下去。

第二個理由則是作者藉由女主角的生活窘境,點出這幾年困擾日本社會的幾道難題。其中包括正職與派遣員工間的對立、待遇差別;夫婦皆工時,家事與育兒責任的分擔之爭,以及始終趕不上需求的保育機構匱乏問題。

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橋段,莫過於女主角遊佐和她的「ママ友」(媽媽友)討論保育園的對話。擔任護士的友人笑稱自己是「計畫生育」,只是這個「計畫」無關生養數量或教育基金,而是依照保育園入園候補時間逆推計算懷孕時程。這種「計畫生育」乍聽誇張,未來卻可能日形增加,這也是為什麼當民主黨打出發放育兒補助金的政策時,有不少人更寧可這筆經費轉用於興建保育機構。

過去看到類似討論,我頂多搖搖頭罵個兩聲就算,但當小孩這件事離我不再那麼遙遠時,這問題也就不能不成為心頭一患。儘管煙斗和我現在會用「休學一年後復學,煙斗仔正好送入偷呆保育園」相互勉勵,不過事態能不能發展得那麼順利,說真的,誰也不敢斷言。

那麼,小說裡又是如何解決這個難題呢?

單親媽媽遊佐最後捨棄了升遷機會,放棄高階主管的身份與加倍的薪水,換來圓融一點的職場關係,以及多一點的家庭時間。這是不是一個好的結局?各有定見。只是看到末尾,我突然想起老闆信裡的一文,「要兼顧學業與育兒相當困難」。我後來沒有回這封信,因為我沒有辦法預測未來,我只能保留答案,然後走一步、是一步。

如果問我「武士布丁」的滋味,我會說它甜中滲著一絲絲苦意;這些無從解的現實問題,是它苦澀的來源。

[1]先撇清以防生命安全遭受威脅XDDD
[2]見[龍馬傳]
[3]電影版網站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