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6, 2010

保密的考驗:四隻手指篇


我一直懷疑右邊那棟建於泡沫經濟期的公寓就是宮部美幸小說「理由」裡怪公寓的藍本


由於陳大腸執意在小留言版為煙斗平反,讓我不得不正視起「一隻手指指著別人,還有四隻朝著自己」這個事實。而這,也正是此篇「保密的考驗:四隻手指篇」緊急日誌誕生的理由。

除了前篇的兩大考驗之外,守祕的過程中我還遇上了三個難關:

第一,公事往來的夥伴。

這點其實有些無奈,因為如果不是吐得那麼悽慘,不是真的衰弱到下不了床、出不了門、上不了課的地步,我也不會無故讓公事往來的夥伴淪為守祕的難關。但偏偏身體就是不爭氣,新到手的打工的才不過就任兩個星期,黃金週後卻接連請了一個半月的假,給人家找了不知多大的麻煩。面對對方關切的探詢,我實在撒不了謊,愣了三秒鐘便一五一十全盤托出,結果反而害得對方比我還緊張,忙著張羅請假手續還要不斷給我打氣,讓我又感動又自責,真不知道這會兒欠下的人情債日後該如何還償。

第二,關心你的朋友(陳大腸,2010)。

朋友圈中我洩密的唯二對象是大腸和肥魚。洩密前者的理由是大腸熱血跨刀協助研討會的報到事宜,因此成為整個孕吐期中第一與唯一見著吐婦身影的目擊者。當天也多虧有她伸手相助,我才不至於在會場上演倒地慘劇,所以當她睜著眼睛、大著嗓門「欸!你到底怎麼了啊?你感冒怎麼那麼久沒好?」時,我真的狠不下心對她撒謊。

而肥魚雖然沒有與我當面相對,但她不但屢屢在小留言版置詞關切,還透過FB捎來簡訊,短短數語裡滿是深深憂慮。二十年的朋友了,瞞她說不過去,所以回信中偷挟一句「還沒滿三個月,不能直接說原因」間接答覆,同時自欺欺人地暗想這應該不算「完全」洩密。回信不久,接到了肥魚的賀喜,那些歡欣的語句是當時守密守得快要抓狂的我最大的鼓勵。

第三,揹錯十字架的老闆。

指導教授則是最後一個讓我破戒的對象,破戒的理由和第一點近似。

五月中,我邊吐邊完成東大-清大研討會的各種籌備事宜後,就因孕吐進入悲慘的第二期(真相)臥床不起,最後還咬牙取消了期盼已久的香港學會行,四處道歉之餘並賠出將近10萬日幣*。大概是我不克前往香港的致歉信震驚了老闆,他不知道從哪得來的靈感,一心認定我臥病在床是源於研討會期間累積的疲勞與壓力,既然如此,指派我擔任研討會助理的他自然難辭其咎。所以老闆不但捎信問候,信尾還添上一句充滿自責的「是不是研討會的疲勞害你病倒?」,讓我對著Email非常傻眼。

猶豫了一陣子後,還是回信揭露真相。雖然根據下封回信的內容看來,這真相帶給老闆的震撼也不見得比較輕緩,不過,我想我至少盡到了一個學生的職責,幫老闆卸去這徹頭徹尾與他無關的十字架。

公事往來的夥伴、關心你的朋友、揹錯十字架的老闆,這三個保密過程的另類難關讓我恍然,懷孕初期若想保密,不但不能讓日本人和經驗者靠近你,恐怕還得遷至無人島或深山自行隱居。這一切都是因為,守密最大的敵人──


正.是.自.己。


[1]取消機票和旅館的罰款。我以後再也不會笨到去定優惠15%,卻「無法取消訂房」的早鳥專案。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