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4, 2010

永住許可


好神奇的Maternity Mark,下了電車人人都看得到,上電車時乘客都看不到*。


這一個半月以來,每天忙著面對各種「失去」,幾乎都快忘記「獲得」這兩個字該怎麼寫。直到上個星期天傍晚,終於有一線曙光射入谷底。煙斗遞上一張筆跡分明出自我手的明信片,後頭有個小小的短勾宣布──永住許可、ゲット!(永住許可,到手!)

面對這張薄薄的明信片,我們夫婦倆的反應明顯有別。自稱盼它已經盼了五個月的煙斗不但滿臉堆著笑,還一再強調他從六月初起,每天開信箱都覺得該是到件的時候。當事的本人我心情則比較複雜,能了卻一樁任務固然值得開心,但照現在的身體狀況看來,取件實在不是一件簡單任務。

不過未免夜長夢多,最後還是咬牙決定及早上路。22日趁著天氣不錯、體力OK,又有老媽作陪,午飯後,我們母女便攜手踏上這長達五年的外籍配偶大戰入國管理局之最後一關。

前進入管對我來說不是新鮮事(詳見舊戰紀錄),但假如連在身心健康的日子裡,這包含兩度轉車與漫長等待的過程都不怎麼令人愉快,那對一個還不能長時間外出行走或久站的婦女而言,負擔不難想像。不過大概是有老媽相伴,又有不二家的Milky沿途加持使然,總算順利抵達入管。

抵達入管之後,先砸錢買下8000日幣的印花稅紙,接著直奔二樓A櫃報到等候取件。這回不知道是我們挑揀的時間正好是冷門時段,還是入管近年刻意改善服務效率,不到二十分鐘,永住貼紙已經順利入手。

既然時間還有餘裕,在留資格又已經變動,似乎也該順道完成「再入國許可」申請才是。只是我從出發前就非常猶豫,現有的「再入國許可」還有一年效期,重新申請等於平白送上2000日幣給折磨外國人從不手軟的入國管理局,而這擺明是我最討厭的被巴了左臉還要奉上右臉的行徑。面對我的遲疑,老媽倒是毫不客氣,「你現在不趕快申請,難道明年想抱著嬰兒再來一趟嗎?」一句話點醒夢中人,皮夾內瞬間又消滅6000日幣。

「再入國許可」的申請人數較多,等待時間約莫三十分鐘左右。交件時,承辦員客氣地重複,「再入國許可」無法累計延長,一旦申請新證,舊證只能做廢的規定。我點點頭表示同意,卻見她突然露出微笑,「もしかして、台湾で出産する予定ですか」(是不是要回台灣生產?)。我稱對之餘不免有些驚訝,畢竟申請書上未曾註記懷孕,我肚子也還沒大到露餡程度,莫非入管現在聘請的員工都養了透視眼來著?

「マークがあるからね(你掛了那個標章)。」大概是看出我滿臉疑惑,承辦員一邊遞上護照,一邊笑著指指我包上的「maternity mark」。我一邊佩服這承辦員的好眼力,一邊忍不住在心底暗叫,「神奇神奇真神奇,這樣你都看得到了,為什麼電車上那些好手好腳不病沒吐的少年郎和上班族通通看不到?」

踏出入管,原本陰鬱的天際已有陽光露臉,一想到接下來三年不用再造訪這塊海濱僻地,清亮的天色跟著染入心底。 長達五年的雷秋大戰入管局,總算有了個令人滿意的句點。

永住許可、ゲット。

[1]當然是反諷法!!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