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1, 2010

つわり


煙斗媽送的水天宮安產御守,沒買到新參者裡的安產狗娃娃她超扼腕


日文中以「つわり」統稱因懷孕而起的害喜症狀,「つわり」的全名是妊娠悪阻,其下還可細分出食べつわり、吐きつわり等等。

我的害喜症狀開始於孕期第五週,最初的反應是對氣味極其敏感,食飲偏好漸生變化,唾液量暴增,腸胃則老有發脹發悶的感覺。說不舒服的確不舒服,不過還在忍受範圍,爾後劇吐登場,如今再回想起來,那段為期僅僅一週「輕害喜」生活根本就是天堂,這從我當時還有日誌的心情體力即可為證。

下文同樣是壓箱稿,鎖了一個半月,今天出清。

5月3日,懷孕堂堂邁入第五周,害喜症狀只增不減。雖然我既沒有出現少食、不食,也還沒有發生吃下的全數還原以湯狀的反應*,避之唯恐不及的食物清單卻正逐漸拉長。

第一個被拒於門外的是米飯。

一開始只是米飯的咀嚼感讓我不適,後來情形日趨惡化,現在我連聞到電鍋煮飯的蒸氣都會反胃,甭提入口下嚥。基於同一理由,我目前已經暫從吾厝「エコ弁」的行列脫隊,主食全靠麵包撐場,成了名符其實的「パン」さん。

第二個禁物是咖啡。

我原本就不沾咖啡,不過這純粹是因為不愛苦味和咖啡因,對沖泡咖啡時的濃醇香氣倒無任何反感。但在體質異變之後,這濃醇香氣於我無異於燒塑膠的惡臭。上周我聞味後衝廁所大嘔的反應嚇壞煙斗,而從他慌張處理殘渣的姿態看來,煙斗兄大概也已經做好將來煮咖啡要躲陽台的心理準備*。

第三個禁物是咖哩。

我想這應該也跟氣味有關。上週我才剛吃了一頓咖哩,當時絲毫不覺有異。沒想到第二天起,凡聞咖哩嗅氣,便像有人拿毛棒騷喉嚨與胃,噁心也許不至於,但絕對稱不上是愉快的體驗。所以我只能暗暗慶幸自己並不身在印度,同時咬牙切齒地封印咖哩。

除了上述三項,其他油多、氣味濃重的物件也開始被我拒絕往來。煙斗媽從韓國捎回的泡菜我一眼都不敢多看,黃金週舉辦的お好み焼きパーティー裡,女主人雷秋胖全程躲在臥房遮口掩鼻。諷刺的是,有些東西明明昨天還想得發瘋,今天真的送到眼前,我不但一口都嚥不下,還會瞬間從現場脫走。

筋疲力竭之餘,突然想起多年前忠實收看的港劇「皆大歡喜」。劇中有對爭吵不休的大小老婆林玉露和陳美,豪門出身的大老婆孕前餐餐必食鮑翅參肚,貧窮的小老婆則特愛醃菜下飯,未料孕後兩人體質驟變,過去輕鄙的醃菜成了玉露桌上最愛,鮑翅參肚則全都送入阿美腹內。當時這安排只讓我笑稱誇張,現在親嘗害喜之苦,才知道那描寫貼切非常,只是不論鮑翅參肚或醃菜都非我愛,我現在吃得下的,唯「パン」而已。

煙斗阿嬤前天來電問候,一句開朗的「我以前懷孕時一聞味噌就吐」讓我如釋重負,既然日人都有可能拒味噌於千里之外,那老娘嗑不下米飯也屬平常,雖說我其實恨透了無味又單調的白吐司,但暫時還想不出有何可食。

つわり大概是女人一生難得幾回對飲食習慣的叛逆,只是這叛逆期究竟何時告終?唔,如果連婦產科醫生都搖頭,那我又怎麼會知道呢?


[1]這個「還沒有」寫完沒幾天,我就開始忠實執行「還原」功能
[2]但在數度偷喝激怒孕婦之後已經慘遭禁飲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