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20, 2010

出会い(?)



春日劇「Mother」裡頭有一句我很喜歡的台詞,高畑淳子對松雪泰子說:「親與子之間存在的不是選擇或被選擇的關係,而是『邂逅』。」無涉好壞動靜美醜,遇上了,便是遇上了。

煙斗仔和我們的邂逅發生於兩個月前,這篇日記藏了兩個月,現在終於可以浮水而出。

4月15日,向來準時的生理期遲未現身,拖延了幾天後還是殺入藥房買下驗孕棒,熱尿淋棒後果然領得紅線兩條,陽性反應指示該上醫院報到。正巧去年南千住附近開了一家內設產科的中型醫院,和煙斗一起確認過就診時間表,我們決定於22號就醫。就醫前的一週,煙斗帶回AERA with Baby(參考價值太低),接著又扛回從生產到育嬰一本搞定的萬用指南*,雖然兩人都沒明說,不過心底的緊張不言而喻。

4月22日,暖了兩天的東京突然下起冷雨,穿上冬衣步行前往醫院,完成掛號之後直奔二樓,先在助理指示下完成血壓檢測、體重檢測和驗尿,半小時後終於傳出入室召喚。

雖說我過去曾經斬釘截鐵地宣示生產一定要託女醫出手,不過鐵齒和現實總是有著難以跨越的鴻溝,負責替我看診的醫生是位六十代的親切阿伯,因為他的頭頂造型和姓氏,我在入室三秒後就決定從此他的外號是「龜仙人」。

龜仙人醫師先是花了五分鐘跟我仔細核對病史與用藥紀錄,接下來發揮兩指神功,一鍵一鍵地將所述內容輸入電腦。儘管煙斗一直強調產科重的是經驗與技術,百般訓誡我不應該因為醫師打字太慢就對他失去敬意,但我還是花上許多力氣自我控制,才能壓抑住搶過鍵盤「來!你說我打!」的衝動。

問診完畢,接著又到了跨上垠凌開腳椅的時候。有道是一回生、二回熟,這次我雖然仍有微微的羞恥在心頭,但比起前次已經熟練很多。不過不是我愛抱怨,下體被異物插入的滋味實在不太好受,所以我真的無法理解那些愛在下半身亂插亂捅的人到底是在爽甚麼?

扯遠了,咬牙捱過之後,超音波的螢幕上就浮出老娘的子宮,上頭有明顯的黑影一團,黑影中還看得到泡泡狀的小圈。醫師喚來煙斗,我還以為馬上就要上演親子相逢的感人大戲,正打算抽兩張衛生紙給容易感動的煙斗備用,想不到龜仙人清了清喉嚨說,「黑影是正在蓄積的羊水,小泡泡則是嬰兒吸收營養的來源。」

呃?那主角呢?

「現在還太小了,看不到,麻煩你們兩周後再來!」

親與子之間存在的不是選擇或被選擇的關係,是「邂逅」。而這,就是煙斗仔和我們的邂逅(?)。雖然老實說,我們根本不知道在這張要價六千日幣的子宮風景照裡,他隱身在哪個角落……

[1]説明書マニア煙斗兄挑中的生產指南:初めての妊娠・出産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