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1, 2010

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最終楽章後編(交響情人夢最終樂章後編)


出處:官網

如果說在去年跨年期間我曾經有過甚麼未了之憾,那麼一篇最終樂章卻硬生生被拆成兩集分奏的「交響情人夢」電影版肯定榜上有名。我當然知道這一切都是娛樂產業奸邪的小把戲,但壞就壞在我不幸是個戲迷兼漫畫迷,而且還是特別欠缺批判精神的那種,所以關起門也許會上網酸個兩句,但是如果要我堅定意志拒看反制,唔,三個字,「做・不・到」。

所以罵歸罵、嫌棄歸嫌棄,時節一入四月中旬,我還是乖乖在行事曆上空出時間、掏出金錢,然後準時坐進了電影院。觀劇完畢之後,我最大的心得有三:

第一,後編的搞笑程度低於前編。

後編唯二讓我噗哧失笑的片段,只有のだめ房裡養出食蟲花,還有老家父母落居情報網外的安排。除此之外,大部分的內容笑點缺缺,我想這除與兩位主角的心境轉折有關,可能也和後編塞入過量的電視情節回顧來蒙混時間脫離不了干係。再加上後編登場人物不若前編豐富,假人、垃圾屋、發傳單等等都是三個月前才剛看過的把戲,新鮮程度自然銳減。而比對前後編的落差,我真的由衷認為,最終樂章其實一口氣演完就是一個漂亮的休止符了,幹嘛要一分為二,折磨我們這些無辜的閱聽人呢?*

第二,我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看不下「素直になれなくて」(網站)。

這部新日劇之所以會在開播三十分鐘後,便迅速地從我的春季賞劇清單中消失,恐怕得歸咎於「交響情人夢」鑄下的刻板印象。上野樹里和瑛太在「交」中的角色性格太過鮮明,各自的戀愛軸線又異常清晰,所以即使明知他們都是很好的演員,不應該受到單一劇集侷限,但是硬要把這兩人送作堆,還是會讓我見狀就湧生怒吼「千秋和清良去哪了!?」、「龍太郎,朋友妻不可戲!!」的衝動。

第三,千金就換最後一個畫面。

說也奇怪,這明明是一部邊彈琴邊談戀愛的少女漫畫改編劇,但劇中ラブラブ的畫面少得可憐。前編一點熱愛場面都沒有的設定,已經一度讓我有砸戲院的衝動,到了後編連接個吻都還要搞借位,更是讓我看得怒火中燒。還好在燃燒了122分鐘之後,最後1分鐘終於出現了百萬「交」迷千期萬盼的畫面,我一肚子的不滿和困惑也才因而獲得疏解。漫畫裡都沒能圓的迷妹渴望,電影做到了,我之所以不覺得賞劇這一千日幣白花,最大功臣也非這末幕莫屬。

千金也許難買早知道,但千金換得到一個讓人終於甘放休止符的畫面。至於究竟是甚麼畫面?嗯,真章藏在電影院。

[1]雖然說愚蠢觀眾如我還是乖乖去看了
[2]さらば、のだめ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