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6, 2010

室外的天空


第二天參訪的Middle Town一隅

期間限定的零工生活終於畫上句點。這回的零工以窩居辦公室為主,出外溜達的時間有限,不過光是跟著外出參訪兩回,倒也夠我捧回一堆「譯」外收穫:

第一,國會處女行。

託參訪之福,老娘有生以來第一次踏入日本參議院的大廳。我不知道其他參訪賓客對國會殿堂印象為何,但我個人倒是非常喜歡導覽員對中堂銅像的講解。根據導覽員的說明,國會中堂裡掛了四季圖繪,其中,春、夏、秋圖下頭分別裝飾著板垣退助、大隈重信與伊藤博文的銅像,唯獨冬天的雪山圖下留有空位一席。

「這是有特別用意的喔!」導覽員微笑解釋,這個空白是為了要告訴所有來國會參觀的中小學生,此處將留給將來長大後帶領日本走向嶄新未來的的他們。換句話說,這是為了要給日本的中小學生夢想與希望的可能。

這個說詞非常老套,無怪乎參訪員聞言皆笑,但我一邊翻譯,一邊偷偷感動在心頭,在沒有希望的時代裡,我們需要的不正就是像這樣溫暖的、小小的希望?不過當第二天聽到工作人員笑稱,空下第四位其實是因為另三人都遭暗殺身亡,沒人敢輕易挑戰第四個犧牲品的說詞之後,我心頭那點微弱的星火便咻地一聲只留白煙一抹。

第二,欽欽鐘與通通傳信筒。

參議院的會堂中還有兩個設計讓人難忘。一個是為了提醒書記官輪番接力的小金鐘,它每五分鐘會發出一次「欽欽」聲響,因此被議會人員戲稱為「欽欽鐘」。剛開始進入會堂時,我沒有注意到這座小鐘的存在,經過說明後豎耳傾聽,果然有清脆的「欽、欽」響音繚繞耳際,不知道這座欽欽鐘在這裡見證過了幾代的政權交替?

神聖的議會殿堂還有另一處設計與聲響有關,它位於二樓旁聽席最前列的記者席壁,穴孔狀的設計裡頭有通外長管,完成旁聽紀錄的記者會將稿件塞瓶投管,「通」的一聲,稿件就落入守在辦公室的記者手中。在沒有網路、手機等通訊器材的年代裡,這是確保發稿作業得以進行的關鍵行動。雖說這傳信筒或許逼得不少政客落馬,但記者們「通、通、通」的「投」稿行動,以及稿件所引發的漣漪效應,在我腦中倒是成了一副逗趣的漫畫場面。

欽欽聲、通通音,這大概也可以算是國會的另一種秘密交響樂。

第三,東京都廳頂樓的熊貓玩偶

東京都廳頂樓的展望室以景色佳好(而且免費)聞名,不過這裡最讓我訝異的不是外頭風景,而是紀念品店中滿滿的熊貓商品。我好好奇當初那個滿口「不需要花那麼多錢來養熊貓」、「上野有沒有熊貓都沒差」、「賣剩的熊貓玩具不如送到別家動物園去」的石原知事,知不知道有這麼一大票人工熊貓現在正踩在他的頭頂?還是說這其實根本是來自上野動物園的詛咒,所以硬派知事到頭來還是得同意重金換得熊貓入境?

第四,「感性」的機器人。

關於機器人的幻想故事和特效電影過去看了不少,但是對我這個文科生來說,要親身見識所謂「感性的」、「柔軟的」機器人機會不多。這回親眼拜見據稱充滿感性的成品之後,我最大的心得有二:一是精準預測了科學家追求理想的艾西莫夫真是天才,二是要達到他預測的那個境界,科學家還有好長的一段路要走(和好多的錢、時間、人力要燒)。不知是幸或不幸,總之喚著「小小姐」*並且行動自如的機器人,短期內大概沒有量產可能,但如果真的有量產那日到來,呃,我希望它不要只是表情感性,最好五官輪廓也能再感性…或至少符合人類美學一些。

第五,蓮舫

她應該是我這回零工生活中最讓煙斗和煙斗媽期待的附加價值。實際見到這位近來紅透半邊天的民主黨新星,我最大的震驚點有二:一是她本人真的非常、非常漂亮,五官鮮明皮膚白皙不說,臉的尺寸根本只有我的巴掌(不過我當然沒有勇氣去比對)。二是即使她不說話,也能清楚讓人感受到她眼神裡的力量。所以我現在完全可以想像,被這麼一雙堅定有力的眼神瞪視並遭「事業仕分け」(事業精簡)時,高級文官們的心裡會有多不好受。

我真的很喜歡這類零工譯職,我想最大的原因除了金錢的誘惑,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我打從心底享受那片研究室或辦公室以外的天空*。

期間限定的零工生活,お世話になりました。

[1]見《正子人》
[2]不過打工打到一半回頭驚見指導教授的體驗可以不用再來一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