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4, 2010

秘密櫻花隧道


每年到了櫻花季,各種關於賞櫻名所的排行統計就會一舉攻占媒體版面,反覆宣傳的代價的確放大了櫻花經濟沒錯,卻也讓賞櫻注定難與喧聲分離。於是有花的地方就有人,有人的地方就有酒,三杯黃湯下肚,別說君子皮不保,只要沒脫到露點蹓鳥,都已足讓賞花路人謝天謝地。

當然賞花兼窺人世百態自有其趣,聽風順道聞鼎沸人聲也不啻為解悶之道,只不過我偶爾還是會想,假如可以有一塊地方,櫻花開得非常熱鬧,卻不用這樣摩肩擦踵、寸步難行,觀花人可以靜靜沿櫻道漫步一段,那該有多好。

幸運的是,今年我們真的碰著了這麼一條櫻花隧道。

櫻花隧道是我擅自幫它起的名字,它真正的路名不詳,地點位近荒川畔,是兩條約莫一公里長的縱路與一條短橫路構成的區塊。這條櫻花隧道周圍沒有商圈,甚至連店鋪也稀罕,不算寬的雙線道沿路盡是住宅,所以除了偶爾駛過的汽車和叮鈴叮鈴作響的腳踏車外,這裡大多時候都處在靜默狀態。

靜默,卻並不寂寞,理由非常簡單,抬頭展眼,櫻花的枝椏密密交集天際,對著垂空櫻雲驚豔都來不及,誰還捨得費時作愁?事實上,我在見花瞬間就傻了,對著沿路蔓開的粉櫻張大嘴巴,久久說不出話。

煙斗堅持觀櫻不能只是由下仰望,於是我們冒著風爬上荒川河堤。一上堤防,視野跟著敞開,由高處望下的櫻道就像一條直鋪的絨毯,粉色不豔,卻有種柔嫩的光,誘得人連視線都要迷失方向。

然而我還是喜歡抬頭賞櫻多些,看雪瓣包裹桃心蕊,在頭頂上交錯連綿,構織出千千百百種形狀。彷彿才要識破排列組合的邏輯,但一陣風來,櫻花就不客氣地玩起了捉迷藏。再一定睛,方才的圖繪已經解離,想要識破櫻花的秘密,原來一點都不容易。

無風的時候,這滿路櫻花像一處密實的粉篷,日光雨霖都只能鑽縫隙透落。起風的時候,它又成了浮天之浪,伴著「沙~沙~」的低喃,捲起一陣陣粉色的洶湧。

在這裡天也漆粉,路的盡頭也染成一片溫柔。這裡是櫻花隧道,是煙斗和我的秘密櫻花隧道。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