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1, 2010

違規信件

說話是一門藝術,寫信也是,雖說日文書信常常讓我覺得它這藝術有過度包裝之嫌,不過基於入鄉隨俗的道理,除了偶爾發發牢騷之外,我通常不會輕易省略一封日文信中該出現的尊重謙讓與客套用語。

收發客套信慣了,當信箱裡突然飄入一封完全忤逆這個準則的信件時,我心中的震驚可想而知。根據我不負責任的推測,「違規信件」的出現有兩種可能:

第一是發信者的日文程度還有成長空間。不過當發信源明明是個倭族而非歪果人,平日又以擅寫詰屈聱牙的說理文辭聞名時,就算我好心想拿這個藉口替他開脫,騙自己也騙得非常心虛。

於是就只剩下了第二種可能,而這不巧是我個人不太喜歡的那種,也就是發信者是刻意藉由「違規」,以宣示他與收信者間的關係不是平起平坐,而是有高低前後之分。換言之,這封讀來一點都不客氣的提案信是連羊皮都懶得披的狼,除了沒有玉璽也無老闆背書之外,整篇口氣都像詔書。

我不知道收信名單中的其他人收信後如何反應,我只知道第一封信讓我震驚無比,覺得自己好像親眼見證學術巨塔逼人瘋狂的實例。第二封信時我還微微有些同情,畢竟要承認自己焦慮不是那麼容易,但當事人卻持之以恆地以身體力行。不過到了第三封信時,震驚與同情已經盡皆化作烏有,如果這時我心底除了「有完沒完啊?」之外還曾閃過甚麼想法,我想一定非如下莫屬──

Gmail打個勾就可以回報成垃圾郵件的功能真好。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