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5, 2010

フレー、フレー、卒業生


3月24日是偷呆的畢業典禮,也是肛門與黃腎正式踏出校園的日子。

由於日前接下一份限期三周的密集式零工,這天我原本註定與吾友的畢業典禮無緣,不過因為老闆一封「現在不來抓我,你4月8號前都抓不到我!」的緊急通知,最後我還是厚著臉皮從辦公室早退。此舉雖然讓我損失了一個半小時的薪水,還得額外掏出飲宴的參加費,卻也讓器官四人得以在偷呆校園上演最後團圓。

畢業典禮這天的天氣奇糟無比,三月已屆下旬卻低溫如冬,但陰風吹不滅畢業生踏出校園的決心,冷雨也澆不熄少女砸金著「袴」的勇氣。事實上我之所以願在風雨中一邊發抖一邊急行軍,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為了欣賞雙姝的「袴」姿而來。

下午四點半,我慌慌張張衝進福武,一放下包包,立刻急電大腸,深怕動作太慢會趕不上偷呆雙塔離校的腳步。還好電話那頭傳來大腸姐興奮的叫喚,一句「你快來!」讓我放下了心中大石。走進講堂前的小廣場,東張西望三秒鐘,偷呆雙塔翩然現身。

肛門與黃腎這天一個穿著灑滿灰粉櫻瓣的白衣搭黑裙,一個披掛的是粉紅衣裳襯紫裙,倆人都高高盤起了頭髮,還各自別上桃紅小釵與雪白花綴。巧笑倩兮,濃睫閃閃,艷姿俏影果然青春無敵。

我本來就很喜歡「袴」(舊文)這種穿著,一直認為它巧妙揉合了溫美與剛毅,而由身高174公分的偷呆雙塔穿來,這「袴」裝之美更給發揮得淋漓盡致,看得我只能直呼「素敵~」這句老詞。

除了學位授予和瘋狂拍照之外,歡送飲宴是這天的另場重頭戲。歡送飲宴上的重點通常有二:一是老闆感性致詞,二是畢業生真心致謝。

關於第一點,我只能說吉哥真的使出了渾身解力,雖然一個晚上過後,他那黃金五句也已在我心底船過水無痕,不過我至少還記得他去過女僕咖啡,還有他承諾將會寫一本書讓我翻譯(我應該要錄下來打成逐字稿並且逼他畫押!!!)。

至於第二點,三個畢業生的表現各有特色。阿伯的五秒紅眼術讓我打從心底充滿無限敬意,肛門說到一半(疑似因為被鼻涕嗆著)一度哽咽,則讓現場充滿離情依依的氛圍。而黃腎越說越激昂的表現,讓我邊聽邊在心頭驚,深怕如果再放任她這麼講下去,等下她手中的酒杯就會飛向我師的頭顱(黃腎大大請你不要忘記我還沒畢業!!!)。

酒足飯飽,為了滿足腎姐「畢業前一定要來張EXILE*照」的野望,我們鑽進福武,發瘋也似地拍下好幾張蠢照,也算是為器官兩年來的合體生涯畫下句點。

在福武外告別大腸之後,我和肛門、黃腎一起走到正門口;我站在門裡,目送他們兩人踏出門外,然後用力地說了一聲,「卒業、おめでとう。」雖然也不是從此就見不著面了,但這句話出口的時候,說真的,心底還是有一點點難過。

2010年3月24日,校園裡的櫻花還沒有開,但是少女(?)們的彩櫻,已經嫣然盛綻。

[1]腎姐很可恥地說成了EXCEL!
[2]袴裝少女們的艷姿見[相簿]
[3]最後獻上這張偽EXILE器官照,祝肛門與腎前程似錦。


Post a Comment